张生华:高电价比低电价好 但有电价总比没电价好
发布者:walt |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3350查看 | 2016-06-29 10:39:00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青海博昱新能德令哈50MW槽式光热示范电站作为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已开工建设的光热电站,一直以来都是光热业内的重点关注对象,在日前闭幕的2016中国国际光热电站大会暨CSPPLAZA年会上,青海博昱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生华向与会者详细介绍了该项目的建设过程及最新进展,同时,他还对当下的国内光热行业现状发表了他的想法。

提到光热上网电价的问题,张生华表示,光热发电正处在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电价低了对行业发展是不利的。但回过头来讲,高电价比低电价好,但有电价总比没电价好。没有电价很多事情是没办法进行的,这种情况,去融资,都说项目很好,等电价。包括到银行贷款,银行说你没电价无法给你贷款,所以有电价比没电价好,早下比晚下好。

张生华认为电价应实行普惠制度,不要指定哪几个进入示范项目名单的电站什么电价,而是同期建设同期发电享受什么电价,只要是同期建设,在发改委规定的时间里发电建完了你就享受这个电价,这样可以调动很多企业的积极性。


此外,张生华还提出了他的建议,他表示,新能源搞到现在,从风电、光伏,现在到光热,回头看看很多问题、很多方法都是不可取的。光热不能还走风电、光伏等井喷式的爆发、恶性竞争、产能过剩的老路。所以要有新思路,国家宏观的要管住,但是微观要放开,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干还是不干由企业自己定,每个企业跟每个企业特点不一样,这家干亏损并不一定别家干也亏损,这家干不出来并不一定别家就干不出来。所以从结果看问题,而不要追究细节,市场能解决的问题一定要让市场解决,不要政府官员替企业着急、把关。在光热发电这个新的行业启动的时候应引入一些新的竞争机制。

下面刊出的是张生华的发言全文。(根据速记和视频资料整理)

各位领导,光热同行这次的聚会非常难得,我把青海博昱德令哈50MW的槽式发电项目跟大家做一个汇报。

博昱新能是一家民营企业,前身是做风电的,2011年开始转行做光热发电,从太阳能光热最早的初步了解、研发、产品,一直到现在已经有5年时间了。我们主要产品和主要技术是集中在太阳能光热发电的太阳岛这一块,包括支架、系统集成和控制、跟踪系统。

在做光热之前,我们主要做的是风电,做了4年多,变频器、主控器有2000多台,装机容量达2GW。公司通过5年的研发,在光热方面的发明专利有10项,实用新型的有30多项,另外还有软件著作权、外观专利。光热的中温利用在内蒙古、西藏、青海、江苏等十多个省份都有一些项目,下面的照片是新疆的,塔是江苏爱能森的项目,我们做的是定日镜,除此之外,陆陆续续还有些小项目。

我们这个项目是2014年底青海省能源局做了前期工作的批文,经过一年我们做的27项审批手续,在没有示范项目申报出现之前,我们也是准备10月份开工的,那个时候做了26项审批手续,就差一个土地。正好有申报示范项目我们就申请了示范项目,所有审批手续办全,取得了青海省发改委能源局的备案,跑手续非常难的,特别是民营企业,跑了1年多基本上审批手续都批完了。

申报的时候总的装机容量50MW,静态投资15个亿,上报的电价是1.21元。为了这个项目我们在青海德令哈做了一个试验回路,把国内现有产业链的产品在试验回路做一个组合和运用,为我们下面的电站做一个准备。另外,为了收集电站相关的气象数据也在德令哈建了一个气象站系统。整个公司连成都和青海德令哈场房总面积有3万平米,总部在成都,但是在青海德令哈还有一个青海博昱装备制造公司,专门做装备制造的公司,有200亩。另外一个是青海新能源有限公司是专门做电站的。

我们2015年12月26日正式开工,如果再拖的话有一个问题,施工队伍不愿意进场,从元旦到春节有40天可以施工,再拖就要回去过春节了。所以年底12月26号正式开工。一共有九个台阶,第五个台阶主要是常规岛储热的地方。

现在基本都是按照计划走的,从去年12月26号开工,到4月30号场地完工。同时开展了初步设计,正在开展的是详细设计,镜场的基础施工5月份已经开始了。在计算风载和结构上的基础设计还是缺乏经验,所以我们前面安排的一部分试验装机,真正的打个桩,不同的规格不同的方法打个桩做试验,确立试验装机到底应该怎样设计,时间耽误了一个多月。从进度要求,下个月中旬装机结果出来以后就开始打桩基,可以在冬季之前把光场的桩基全部施工完。

今年还有以下工作,长周期的关键部件的订货招标必须开始了,汽轮机一般从订货到供货需要14个月,如果订晚没有办法按时拿到,我们准备把所有的基础在今年冬季施工之前做完,有些大的部件,比如熔盐罐、汽轮机的基础、换热的基础必须在今年冬季施工完。所以长周期的订货必须要在今年完成,而且把基础做完。

我们可以在前面抢进度,明年开始调试,三季度开始联调,争取2017年底能够并网发电。现在看镜场基本技术做完以后,做成一部分装机以后,镜场设备可以陆陆续续完成安装了。现在看提前开工的效果,争取了至少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去年冬天施工,今年开始可以动水泥的时候我们场平已经完了。如果春天才开始做场平,北方到10月份很多水泥就不让动工,但是如果把水泥这部分过了,冬天继续设备安装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去年抢这个时间也是有这个原因的,利用冬天的周期开工,使我们至少抢了半年到一年的周期。

项目计划是奔着2017年底并网发电这个目标去实施的,项目直接投资完成了7000万,间接投资3000万,合计1亿元人民币,已经完成初步设计、并开始详细设计,已经完成招标准备工作,即将开始长货期关键设备招标。土地赔偿金、牧民保险金、迁坟工作都已经做完了,场平工作完成。因为整个占地是3600亩地,所以现在看设备都非常小,边上主要是做试验装机的一些施工。

这是土建施工完以后俯瞰图,九个台阶。从南向北高差差60,东高西低,所以场平工作量非常大,现在平下来效果非常好。很多人到现场看,都觉得做的很不错,地做的很平。

有很多人问我博昱既然是搞光场设备的,为什么出来做光热,我们最早跟青海省投资的是装备制造,投资成立德令哈装备制造的公司,但是建厂以后发现没有市场、没有项目。虽然规划的很好,德令哈光资源很好,但是没有项目,等于前期的投资是无效投资,我们跟当地的政府谈这个问题。说把我们喊过来让我们建厂做光热设备制造,但没有项目,前期已经投入了不少,他说怎么办,我们说你给我们一个光场,我们用自己的项目来做自己的设备。为什么我们选择槽式导热油发电这个技术路线,因为这个技术路线是相对比较成熟的,不是说没有困难,技术难点比较少。比如没有熔盐上塔、吸热器这些重大的问题,范教授(指范多旺)讲的菲涅尔熔盐,技术难度风险比较大。我们公司能力不足以驾驭那么复杂的一个技术路线,所以我们选择了一个比较保守的技术比较成熟的路线。而且我们最擅长的部分是太阳岛,整个项目太阳岛聚光这部分完全由我们自己承担,太阳岛的设计、产品的提供。我们需要补充的是储热、换热和常规岛部分。我们也分析了常规岛在国内火力发电技术基础都是非常成熟的,光热发电有它的特点,不是能照搬过来的。我们认为找一个合作伙伴,在国内进行产业链完善是能够做到的。

借这次会议说一下我们的想法,基于对光热发电行业的热爱,我们一直在做自己的事情。示范项目刚开始申报的时候我们是很希望能够进入的,能不能进去不知道,但我觉得既然是个示范项目顾名思义就是一个样板,在100多个项目选哪几个项目作为示范项目难度是非常大的。水规院、电规院这些设计院,包括专家、领导费尽脑筋来解决名单的问题我觉得难度也是非常大。

因为光热发电行业是处于初级阶段,还没有干就说示范,这个难度有点大。刚开始都是一个试验范围,面可以宽一点,调动大家的积极性都来参与这个行业的试验,真正建完了以后再评定哪些电站作为示范,这样国家可以给一些奖励,奖励的意思是给他们一些承担、宣传和传授的义务,这样更稳妥。对示范电站这个事情我们公司并没有抱很大的希望,当然我们希望是里面的一个,不是也没有关系。是,我们会踏踏实实的继续做我们的工作,为光热整个行业尽一把力。即使不进我们也会继续做工作,说实话我们现在有点骑虎难下,没有退路,投了那么多钱,做了那么多工作,不建只有死路一条,只有建才能往前走,所以我们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光热行业里很多企业都是自发的研究,国家没有投钱,熬了几年,并不是说我们有多大的收获,有多大的利益才干这件事,我们觉得这件事是利国利民的我们才做。


关于光热上网电价的问题我觉得这个事情太难,跟示范电站搅在一起,有人想进示范电站,但是电价太低犹豫。有的想拿一个比较高的电价,但是又不是示范电站。如果电价低了我也要干,但你又没有进入示范电站的名单,怎么干?关于上网电价的问题,我觉得光热发电正处在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电价低了对行业发展是不利的。前期投资多少年,不说多少,就说我们从去年示范电站申报以来到现在半年多了,这半年多大多数人是没有收益的,在那苦熬着,光这个损失就有多少,再熬两年估计有些企业今天在这儿开会,下次开会就不在这儿了。所以电价很让人纠结。我觉得培育期应该给一点好点的电价,但是国家又没有这个财力,拿不出那么多钱。传说中的1块1把两件事情放在一起了,一个是培育扶持,一个是要把电的成本降下来,这的确是很难的。


我们在融资的过程中很多投资商想投这个项目,一看电价这么低他不愿意投,因为保证不了收益率。但回过头来讲,高电价比低电价好,但有电价总比没电价好。如果我们再拖半年一年电价定不下来,纠结这个事情,估计很多企业就搞不下去了,挫伤了大多数人的积极性。所以我觉得有电价应该早点下,没有电价很多事情是没办法进行的,为什么我们苦熬,就是这种情况,去融资,都说项目很好,等电价。包括到银行贷款,银行说你没电价我无法给你贷款,所以有电价比没电价好,早下比晚下好。难度肯定增加,低电价增加了光热发电行业的难度。整个行业要团结起来,大家共同把造价降下来,必须要同心协力,否则大家都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造价下不来,高点的电价也要亏。当然各个单位情况不一样,有些单位财大气粗亏一点我也要把项目拿下来,把技术路线打通,行。并不是所有的单位都愿意亏损来打通技术路线,电价下来以后是多少年的,最后电站的运行成本各个方面控制不住,因为造价的时候就不完善,会处于长期亏损的状态。所以电价问题我现在不好说,关于电价衷心希望实行普惠制度。不要指定哪几个电站什么电价,而是同期建设同期发电享受什么电价。这样不是给进入示范项目名单的电站电价,而是给一个普惠政策。只要是同期建设,在发改委规定的时间里发电建完了你就享受这个电价,这样可以调动很多企业的积极性,做的更好一点。


最后说两点建议,习主席、李克强总理新的中央领导班子上来以后有很多改革的措施,但是落到项目上以后基本上很少。新能源搞到现在,从风电、光伏,现在到光热,回头看看很多问题、很多方法都是不可取的。光热早晚还走风电、光伏火井喷式的爆发、恶性竞争,最后产能过剩的老路。所以要有新思路。国家宏观的要管住,整了半天,每个电站建都要审批,最后宏观失控,产能过剩。我希望在管理思路上,引进一些新的管理思路,宏观一定要管住,不要乱,但是微观要放开。企业是市场的主体,他去决策,他是亏损还是不亏损,干还是不干企业自己定,每个企业跟每个企业特点不一样,你干亏损并不一定别人干也亏损,你干不出来并不一定别人就干不出来。所以从结果看问题,而不要追究细节,市场能解决的问题一定要让市场解决,不要政府官员替企业着急,把关。所以在思路上建议调整一下,在光热发电这个新的行业启动的时候引入一些新的机制,竞争的机制、市场的机制,壮大一个平台。


比如我们是民营,我们去贷款起码都是百分之七、八,还要担保公司担保。有些上市公司融资渠道比较多,可以拿到3%、4%,你的造价跟人家的造价没法比,在很多方面是没法比的。所以我们不要集中在电价上,还要考虑政策层面。


举一个例子,我们电站建的时候开始是草地,说把草原占了要收多少钱,我们都交了。林业又说这是林业用地,你还得交一笔,到底是草原还是林地。规划方面我们是两眼摸黑,进去以后有很多问题,并不是说定了电价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比如迁坟的问题,这块地旁边有坟,一座4000块钱,20万块钱。不是说有了电价光热的发展所有都通了,所以政策配套的问题跟电价的问题要同等对待。


光热发电有一个比较大的优势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光热发电的低碳性。这段时间经常看一些文件讲咱们国家能源怎么发展,现在有很多问题。前面火电资产太大,谁都不敢碰,我知道前面有一个配额制,要想上100万的火电必须上5万多少的风电或光伏,大家都以为这是对新能源的支持。回过头来想一想,这么多年下来,火电发展多快,风电发展多快,现在说风电发展太快了,所以现在要弃风、弃光。实际上还有将近四、五百GW火电还没建,“十三五”光热发电10个GW这么费劲,那边有几百个GW等着发展。所以有人说新能源发展不是太快,而是我们煤电退的太慢了。煤电不管做什么改造,脱硫、粉尘各方面改造,毕竟排除不了一个问题,二氧化碳的排放。你要烧,怎么烧能不烧出二氧化碳,但是在低碳问题上我们很多人不重视。我今年最大的一个体会是厄尔尼诺现象,南方春节开始到现在天天下雨,6月下雪、6月下冰雹。这不是PM2.5的问题,是地球变暖的问题,所以低碳的问题我们一定要重视,煤电退了,光热发电这个项目才是最好的替代煤电的项目,这样对光热发电有更好的促进作用。增量发展永远赶不上,因为体量太大了,他发展1%,你发展10%也赶不上。所以第二个建议,从更长远的利益,从更高的利益来强调光热发电的重要意义。


清洁能源、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几个概念都是混的,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汽车叫新能源汽车,不过不烧油了,用电。如果你的电是火电发出来的,污染减少了吗?不过城市里减少了,农村增加了,这怎么叫新能源。所以很多问题我们的概念是乱的,要好好捋一捋。所以要从根儿上改。我们更要强调低碳性。


开会的时候也有碳交易的企业跟我们谈,如果我们现在不重视这个问题,过十几年,在低碳交易上,在碳排放上,我们要花很多钱。因为你要排放,二氧化碳要排放就要交钱,到那个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谢谢大家!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