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庆浩:光热发电必须瞄准规模化方能降成本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2491查看 | 2016-06-24 10:22:00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2014年8月,时任中广核太阳能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的韩庆浩出席CSPPLAZA首届年会,此后,他便离开中广核太阳能履新中民新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一职。在6月16~17日召开的CSPPLAZA2016年会上,韩庆浩时隔两年后首次以中民新能总裁的身份出席光热发电行业活动。

  项目融资是示范项目启动建设的一个关键环节,也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障碍,特别是在中国的融资环境中,光热项目投资额巨大,需要更大的财团和投资商来参与。作为一家资本实力雄厚的项目投资方,中民新能更看好哪种光热发电技术?其将选择什么样的光热项目进行投资?韩庆浩在上述会议上对此进行了详细阐述。

下面刊出的是韩庆浩的发言全文。(根据速记和视频资料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最终确认。)


  各位朋友,来宾,下午好!刚才主持人也讲了,我离开光热搞光伏,离开光热2年多了,所以对光热是比较生疏的。今天来说一下我们对光热最新的一些感受。介绍之前讲一下我现在是在中民新能,属于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面做新能源的一个平台,我们是2014年成立,2015年拿到1.4GW光伏的路条,去年进入前三甲,尤其是我们在宁夏做了一个国家级的示范基地,做了一个最大的电站,马上6月30号之前350MW要并网了。最近光热电价要出来了,所以我们也对光热进行了布局。

  我们也是跟着国家的大势在走,我们国家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目标引导制度的意见已经出来了,而且习大大在巴黎的气候会议上已经做了承诺,一次能源消耗非化石的能源消费比在2020年要占到15%,到2030年占到20%。要完成这个目标,首先是可再生能源+核电,可再生能源主要是以风电、太阳能和水电为主,因为生物质、地热占比都比较低。光热“十三五”我们也进行了规划,是10GW。在这个背景下中民新能也应该进入到这个具有很大发展空间的行业。最近我们跟内蒙阿拉善交谈,他们提出了净零排放的理念,阿拉善生态比较脆弱,用火电配合光伏问题比较大,但是光热加上储能是一个稳定的电源,加上光伏,可以实现净零排放。所以光热能够弥补光伏发电的间接性,对电网调控有重要的意义,甚至在某些地区可以取代火电,包括在西藏也是可以的。在目前风电、太阳能遇到瓶颈的情况下,光热是非常有效的途径。根据IEA的预测,2050年全球光热发电的装机规模有望达到 983GW,将占全球电力供应的11%,其中中国的光热发电装机有望达到118GW,达到全球电力供应的4%。

  中民新能非常重视光热的市场,最近跟青海的铭德能源集团联合进军光热产业。2015年,中民新能在光资源丰富的新疆、青海、西藏、内蒙古等地开展了光热发电相关的工作,申报了位于河北康保、新疆拜城、内蒙古阿拉善等多个示范项目,联合龙腾申报内蒙巴盟前旗光热100MW光热电站示范项目,联合青海铭德能源集团公司申报青海德令哈100MW光热电站示范项目。

  我们在光热领域进行一些布局,拟布局的区域包括内蒙古、青海、河北北部、新疆、西藏等,甘肃限电太厉害,光伏限电达到了50%,所以甘肃我们没有列进去。未来光热会像光伏一样出台分段电价的话也许能有其他可发展的地方。

  光热方面我们的技术力量比较薄弱,所以采取合作的方式,主要是跟国内外的公司进行合作,包括青海铭德,在科研领域我们也在跟中国的光热企业进行交 流。还跟一些国际上有名的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跟大型的EPC公司进行洽谈,包括以色列、西班牙、德国等公司。

  中民新能采取的技术路线还是比较保守,因为我们觉得目前光热的技术路线还是比较多的,此次申报的109个项目里有很多新的技术,但是槽式还是商业化、规模化比较成熟的技术。作为投资人来说,无非就是发电,如果技术不成熟的话,会有比较大的风险。比如广核已经开工的项目,投资预算是17个亿,选择的技术如果有风险的话,实际上17个亿就有打水漂的风险。所以我们决定选择槽式,不要在技术上带来一定的风险。塔式,美国有两个技术,一个是蒸汽的,一个是熔盐塔,如果成熟的情况下,对于我们投资商来说也是可以使用的,看他的预计业绩,但还不能很快的进去,否则风险会比较大。

  槽式作为一种最常用的技术,无非是效率低一点,导热油不能超过405度,实际运行不到400度,所以它的效率相对低一点,但是我觉得槽式本身也在发展,包括一些大开口的槽式技术,最近有企业在研究,用有机硅油提高导热的温度,所以它的技术也是在发展的。我觉得有点像光伏一样,多晶硅的组件效率也不是最高的,但是因为它规模化了,降价就很快,效率也不是最高的。所以我觉得槽式效率不是最高,但是目前装机比较多,在这个上面去做一些革新或者是挖它的潜能是最大的,最可行的,也是最保险的,对于投资者来说。其他的技术虽然效率比较高,像塔式、碟式,还需要观察。另外这些技术塔式也好,碟式也好,分支的技术比较多,这样不太容易形成规模化。如果没有规模化,对进一步的降价还是有问题的。

  目前光热存在的问题,光热一直是叫好不叫座。第一,内在的问题还是成本比较高。国家已经潜在的把它跟光伏在比,我们也都知道,西部地区的光伏6月30号以后从9毛降到了8毛,这件事对国家影响也是比较大。原来国家还在考虑给光热1块2,因为光伏也在往下降,实际上也是把光热从原来1块2降下去,预计是1块1,因为规模还没有带起来,总是迈不过起始的门槛,如果是1块1,唯有你拿到低息的贷款,通过低息的杠杆才能做这个项目。广核为什么原来那个项目开工了,因为当时拿到亚行贷款3%,如果1.1的话,利息低到2.5%,资本金的回报才能达到10%。这就给投资者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压力,另外还有一些办法。比如说你拿到低息的主权基金,把你的杠杆再放大,可能能达到。所以未来要做好这个,肯定是跟融资以及低成本的融资和你的股权的结构,包括基金的结构相关,要结合起来才能干,否则的话肯定干不了。尤其是像民企,拿到基准利率附近的贷款我感觉都不行。

  第二,相关政策不足。再一个就是现在的技术路线比较多,大家都想尝试一些新的技术路线,提高效率,精简系统,降低成本,来发展光热。这个有好有坏,因为光热跟光伏不一样,光建一个5万的电站就2年,而且现在也没有电价,新的技术路线要往前迈也很难。加上路线多了以后不利于规模化,实际上光伏的经验就是规模化下来了,没有别的。所以说要想把成本带下来,我们就得瞄准规模化,不能到处出击,否则这个行业还是启动不了,因为成本下不来。光热电站本身面临比较复杂的情况,包括运维,包括西部恶劣的环境。

  我们对光热的展望。第一,带储热的光热是稳定的电源,是煤电主要的替代,我们国家煤电毕竟占65%的装机,未来如果能够把它替代煤电,尤其是在远距离的输出上。一边在发展可再生能源,一边往外输的时候把煤电用来稳定,这个很可笑。包括光热是可以促进光伏的,比如调峰,把电价弄高一点,让它来取代火电,这个应该是以后重点跟能源局去讲的。通过光伏和光热的联动来取代煤电。

  第二,降价是必然的。长期的高价国家也是不喜欢的,怎么降价,就是得规模化。怎么才能规模化,最好是选择一两种技术,像美国的塔式就选择两种塔式,一个是蒸汽的,一个是熔盐的,不能让各种技术往里冲,否则每个量都不大,你怎么去产业化,怎么降价,肯定是做不到的。比如说我们坚定不移的首先走槽式的路线,然后进行优化,塔式的根据蒸汽和熔盐的去论证,选择一家,都用一种技术把规模做起来,否则就比较难做到规模化,降价就降不下来,国家还是不会支持。光伏由于规模效应,我一直在光伏的会上讲我发现了光伏的一个摩尔定律,以前半导体行业是讲每过18个月性能提高一倍价格降一倍,根据我的统计,光伏每年降价的成本在15%,效率提高0.3—0.5%,估计未来五年这个定律还是存在的。光热的定律我不知道在哪里,因为它没有规模,没有摩尔定律存在,就是因为你没有规模。所以规模非常重要,只有规模起来了各种想不到的人都来了。比如光伏量一大,华为冲进来了,华为的逆变器全国出货量15GW,他进来以后在半导体、在通讯的技术带进来以后,原来做通讯、做逆变器没有的技术都带进来了。所以我们怎么样做大规模是个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