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光热重镇政府领导对话项目业主 论光热政策的可持续性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1106查看 | 2018-06-27 15:33:00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6月20日至22日,在北京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光热电站大会暨CSPPLAZA2018年会上,围绕“中国光热发电产业政策的可持续性发展”这一主题进行了一场小组讨论,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蒋莉萍主持了本轮对话。

参与本轮小组讨论的对话嘉宾有:

新疆自治区哈密市副市长 张红光
青海省德令哈市副市长 余治利
甘肃省敦煌市副市长 张诚
甘肃省玉门市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曹建宏
甘肃省阿克塞县县委副书记 张跃峰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员 时璟丽
浙江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金建祥
常州龙腾光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俞科
江苏鑫晨光热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煜达


  下面刊出的是本轮对话的全部内容(注:本文根据速记和录音资料整理,未经对话嘉宾、主持人审阅,可能存在纰漏,仅供参考)。

  蒋莉萍:其实我今天有一个特别深的感受,这么些年来,每年能源界都有很多论坛,但是在一个对话环节有这么多地方政府的领导参加,这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是倍受鼓舞也很受感动。今天因为时间有限,这么多嘉宾,每个人发言时间希望控制在5分钟之内。

  首先请产业界的各位老总,谈谈你们对于发展到现阶段对于政策的可持续性的期待是什么?今天上午和下午其他环节中也多多少少谈到一些,这个环节中再集中把你们的想法说一说;接下来请地方政府的各位领导,结合在前期推动示范项目的过程中,你们所做的对示范项目提供的政策性的支持和未来准备对光热产业提供的进一步的支持,把你们的想法分享出来;最后请业内新能源政策研究领域非常资深的年轻的研究员时璟丽,她对国家新能源政策有着长期深度的关注和研究,请她结合产业界和地方政府的诉求,包括前期在新能源风电和光伏发展中的经验以及教训谈谈她对持续性政策支持的见解。

  首先有请产业界的各位领导谈一下,上午金总在一个对话环节说了一句话,让我非常感慨,他当时说在示范项目中继续前行的是英雄、退出的其实也是明智的,这句话里面应该说五味杂陈,想请金总谈一下,在你心目中,如果这个产业能够很好的发展的话,从政策来讲,最基本的政策支持底线是什么?

  金建祥:最近各位都已经知道,中东迪拜和澳大利亚南澳的上网电价已经降到4毛5分钱(人民币),按理说中国的电价应该比国外更低,中国的光照资源可能不如国外,迪拜DNI是2200左右,比德令哈高10%,度电成本会因此低5%,4毛5分钱的电价加10%也就是5毛钱,如果说所有的外部环境、政策环境能够跟国外一样的话,那今天我们的光热发电成本也就应该是5毛钱了。为什么1.15元(的电价)很多单位还做不了,各级政府和中央政府都应该好好的想一想,中国的上网电价是虚高,政府左口袋拿回来右口袋又放回去了。

  蒋莉萍:能再点的更具体一点吗?

  金建祥:1.15元的电价当中征税2毛钱,银行的贷款利息假如说是6%,央企可以便宜一些,一般的民营企业6%(的利率)还贷不到,6%的利率(算下来)差不多是3毛钱;土地的税和费在有些地方也非常高,今天在座的有一些地方比较低,有些地方也相当高,像德令哈是非常高的,内蒙古也非常高,阿克塞这个地方土地税和费就比较便宜。一个50MW光热电站一年发两亿度电,它的土地税费是一个亿,这对上网电价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

  这些都加在一起(的话)对电价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们要做到平价上网,在座的各位在如何把发电效率进一步提升,投资和设备成本进一步降低以外,不在政府层面、政策层面做调整的话,光热发电要做到平价上网是很难的,无论是国内哪个地方都非常难。

  蒋莉萍:谢谢金总的坦诚,所以从政策角度上,我们(光热)成本中有很大一块是非技术性的成本,如果按刚才金总算的帐,这块真的比例非常大,这里边有一部分是国家和政府部门需要去协助解决的,还有一部分是地方政府可以做的,一会儿希望在座的几位领导能够对金总关注的这个问题给予回应。下面有请常州龙腾公司俞总谈谈你的感受和建议,龙腾作为项目投资方有什么样的感受和建议呢?

  俞科:刚才金总讲了好几个关于成本方面的考量,税收的成本和资金成本这块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对于光热的电价而言确实占了很大的影响。从企业端来讲,我们也在致力于降低整个电站建设的成本,这也受当前社会整体成本因素的影响,比如说钢材、水泥、玻璃、熔盐,这些产品都受到这两年社会环境氛围的影响,比如去产能和环保,当然这些是国家发展必经的道路,不可否认主要原材料价格都有了成倍的涨幅,有些不止一倍,这对光热产业也造成了一定的压力。2016年9月份我们整个项目批下来包括国家政策真正给下来的时候,当时钢材是两千多块钱一吨,现在已经四千多一吨了,但是电价一直没有变。同时企业要承担相应的电价退坡机制带来的问题。真正能去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大家去推动技术的进步,包括推动产业链的规模化来降低成本,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合作伙伴也做了大量的努力跟产业方面的布局。

  就像刚才主持人提到的,后面产业政策的延续性问题,企业可以不断地投资,但是产业必须是让企业能够有所计划、有所期待的,如果产业政策延续性不明确的话,对企业进一步投入是会有所影响的,也会延缓产业走向平价上网、走向更多地降低成本的趋势。光是成本上涨,企业都在降低成本,已经将其消纳掉了,并没有影响到电价,但后面还要做更多的工作,这是需要多方面来共同降低成本的。非常感谢!

  蒋莉萍:我个人感觉光热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它的产业链相对比较长,整个大社会环境和国家的其他产业政策的影响也会反射到对项目的经济性等等一些问题上,这确实是非常复杂的问题。这次研究来讲要关注的点比其他的风电、太阳能要更多一些,这是作为政策研究需要多关注的方面。

  下面有请江苏鑫晨的陈总讲讲,除了刚才两位老总谈的在努力降低成本方面我们所需要的政策支持以外,还有没有其他需要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给予一些更多支持的地方呢?

  陈煜达:我要支持下金总刚才的观点,以迪拜的项目来说,根据公开报道的数据,上海电气签下的EPC价格并没有低多少,与我们玉门的项目(价格)差不多。但是如果项目土地象征性的收费,没有其他额外的费用,如果这个项目没有17%或者16%的增值税,增值税意味着:玉门项目在25年里是50亿的收入,这个部分减去造价的抵扣部分,还有34亿的17%,这部分全部是要打在电价里,还有企业所得税,还有PPA,25年和35年(的期限)差距很大,把这样的EPC模型带入的时候,不考虑利息、不考虑中国资本对利益的追求这方面,纯粹从EPC造价角度来说也就是七毛多,但是现在都说光热很贵很贵,作为业主我们觉得很冤枉,很多人说澳大利亚(电价)可以做到多少、迪拜(电价)可以做到多少,这不是业者的原因。中国的业主这几家公司有没有努力?在一个产业链大家都没有见到过很大的情况下,我们已经把价格做到这个份儿上,应该说第一期的项目几家都没有准备赚多少钱,还是希望打开这样的市场,希望能够让国家、能够让政府和社会看到光热这样的行业是真正具有创造力的,我们很疯狂,我们去投入把这个做出来,其实从造价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已经做到全世界最便宜了,剩下的事情不是作为一个业主可以解决的,这是我说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更进一步的降低造价,这是业主天然的职责,这是市场经济嘛,这几家企业都是搞技术的,技术人员天然的本份来说会不断优化系统,我明天下午有一个主题演讲,更多的也是谈在技术上不断的迭代来降低造价,包括系统性的设计、产品性的设计,通过各种角度来降低造价,我们也认为现在电价相对来说是贵的,但是也希望国家明确有一个中长期的对产业的策略和它能够接受的底线,这样子我们做起来有信心、投入起来也有胆量。谢谢!

  蒋莉萍:三位老总的发言以后,我突然想起来当年也在讨论关于电价,说电价很贵,电力行业人也很委屈说,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