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德国能源转型的进展与挑战
来源:能源杂志 | 0评论 | 839查看 | 2018-04-13 19:27:53    
       可再生能源领域的突破意味着德国能源转型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但该国推进气候政策的下一步措施仍扑朔迷离。

  2018年的第一天,德国能源转型跨越了新的里程碑——可再生能源机组发电首次覆盖接近100%的用电需求。1月1日上午6点左右,根据德国联邦网络监管局公布的数据,强风和用电需求短暂降低,意味着仅风力发电就满足了大约85%的电力需求,因为日出前没有太阳能发电补充,其余的则是由水电和生物质能发电装置提供。

  大多数专家认为,德国在极度晴朗多风的春日里很可能会跨过这个门槛,没有想到会在寒冷的冬日发生这一幕。去年4月30日,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达到了总用电量近90%。

  可再生能源领域的突破意味着德国能源转型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与新年第一天同样带来的惊喜是,来自德国能源智库Agora数据显示,2017年,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创造了新的记录,总发电量首次超过200太瓦时,占到总发电量36.1%,这些发电机组主要来自风能、生物质、太阳能和水电。

  相较于2016年,这一数字增长了3.8%。此外,由于2017年风力条件较好,因此风电机组发电量首次超过核电和硬煤发电量。而且随着煤电厂按照计划陆续关闭,2017年煤炭的使用在下降,煤炭占到了一次能源消费的11%。相反,天然气消费量在增加。

  虽然硬煤的减少使电力行业排放略减,但排放大的褐煤消费相较于2016年却基本保持不变。而且在交通、建筑以及工业领域由于矿物油和天然气消费的增加,排放并没有减少。

  崛起的海上风电

  近些年,德国政府和能源企业一直尽力挖掘除太阳能外更大潜力的可再生能源。2017年,德国能源转型的进程因为海上风电发展迎来新的突破口——新增海上风电1.4GW。

  根据德国风力工业协会(BWE)的统计,2017年德国海上风电装机总装机量达到了5.3GW,这是由北海和波罗的海上1170台风机产生的。这些机组总共生产电力18.3TWH,比2016年增长了近50%。北海风力发电量达到15.97TWH,占德国风力发电总量的15.9%。

  “我们看到一个成长的行业。”德国海上风电协会AGOW负责人Uwe Knickrehm说,过去,海上风电发展主要障碍是机组连接电网问题,而近些年来此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克服,海上风机已证明能为德国的电力供应和减排目标做出实质性贡献。在2017年,海上风电项目的拍卖结果引发了世界风电行业的关注,一些项目开发商提出不需要政府补贴以获得项目。

  由Vattenfall公司承建的丹麦海上风电项目Kriegers Flak以4.99欧分/千瓦时的补贴价格成交,曾引发了业界的轰动。

  而在2017年4月1日进行的北海海上风电项目拍卖中,装机容量为1490MW的四个风场中,最低成交价格为0欧分/千瓦时,最高成交价格仅为6欧分/千瓦时,最后得到平均成交价格0.44欧分/千瓦时。

  据Montel公布的信息,EnBW公司发电容量为900MW的Nordsee Cluster7项目拍卖中选择放弃补贴,报出0欧分/千瓦时的价格。此前行业人士预测德国市场补贴成交价格在8-9欧分/千瓦时之间,并未预料价格竟会以如此低。

       德国海上风电装机容量的扩张正“按计划”发展,但由于政府对于拍卖设置了上限,风电行业人士仍然呼吁政府取消上限,并大幅提高容量增长的目标,并且希望到2035年将装机目标提升到30GW。

  2017年,新能源的几次拍卖说明在德国风电和太阳能已经可以基本实现了平价上网。太阳能补贴已经降到5欧分/千瓦时以下,陆上风电低于4欧分/千瓦时,海上风电则出现了更低的价格,达到了2欧分/千瓦时。

  去年,由于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的增长,现货市场的价格波动很大。比如出现了146个小时的负电价,打破了往年纪录。同时,也有很多时间,每兆瓦时的电价超过100欧元。因为储能、负载管理的出现,给市场带来了更多新商业模式。

  此外,由于天然气以及石油价格的提升,让电力价格在去年略微上升。2018年期货价格每兆瓦时平均价格是32.4欧元,现货价格大约是34.2欧元。2018年,德国居民电价将第一次超过30欧分/度。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增加,显然给德国居民带来了“甜蜜的负担”。

  德国的下一步

  随着总理默克尔在9月大选之后争取组建新政府,该国推进气候政策的下一步措施扑朔迷离。对于下一届政府来说将面临诸多挑战,特别是要在德国的能源和气候保护方面取得显著进展,以及对于未来煤炭的命运有所定论。

  火力发电的未来作用很可能在社会民主党和联盟党之间潜在的联合对话中占据显著地位。燃煤造成的排放约占德国总排放量的三分之一。到2020年必须继续消减1.2亿吨二氧化碳排放,这相当于20GW的燃煤电厂装机必须退役。这里关键的是煤矿区经济结构的转型以及煤炭工人的权益保证。因而,新政府首先必须要制定并采用有约束力的煤炭退出路线图。

  德国政府自2007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到2020年将该国年度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的水平降低40%。绿色能源倡议者呼吁以气候保护为名加快推广可再生能源,而电力公司则警告会推高电力成本,削弱行业国际竞争力。

  德国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主要手段——可再生能源附加费,也是下一届政府将面临改革体系压力之一。

  德国最近转向拍卖大型可再生能源设备,已经导致了成本的大幅下降。据Agora预计,2018年,德国电力公司计划增加不少于4GW风电装机和至少2GW太阳能装机。同样的,核电和褐煤煤电厂比例很可能会下降。其中,GundremmingenB于2017年12月31日关闭。此外,1.1GW装机的褐煤电厂将会在今年10月转为备用应急电源。

  虽然在一些行业专家看来,政府还应为低排放发电装置、储能及其他灵活性的发电能力建设提供融资条件,否则在保证供应安全情况下进一步减少煤电是不可能的。提高可再生能源的目标通常是积极的,但重要的是要以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完成并且与电网开发同步。

  对于一直迟迟未组建而成的政府来说,如果可再生能源的大力发展,依然实现不了碳排放的承诺,德国作为世界能源转型标杆的领导地位,也势必受到新的挑战。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