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English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首页 资讯 深度 查看内容

多家业主共话最适宜的光热示范项目建设管理模式

2017-1-8 13: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86| 评论: 0|原作者: CSPPLAZA|来自: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刚才李总提到对于光热20个项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确实是多年来从事火电项目很少见到的,这确实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就是因为我们光热发电率先把这些技术创新的企业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它们一直没有工程项目,没有工程项目也无法走到国际市场中去。

  第一本申报的时候是允许他们作为项目单位来申报的,而且在评选示范项目打分的分值的权重上特别对光热发电聚光技术是有倾斜的,为什么他们排在前面,因为他们的分值是有倾斜的,考虑国家通过第一批示范项目能够保证率先应用国内自主开发的技术,使他们能够建立工程的业绩,以后走到国际市场上去,如果没有那个工程业绩国际上根本不具备投标的资格,所以率先用我先当业主,起码保证这个项目用我的技术,但是现在也面临一些问题,技术开发者很多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国内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是另眼看待的,民营企业融资很困难,要担保、要质押等等。很多民营企业并不是国内的什么集团,有集团担保,就是一个创新的企业,开发了技术、开发了产品,所以现在很多的项目在找合作伙伴,找发电集团作为合作伙伴共同来完成这个项目。

  刚才李总介绍的,他们项目还好,因为是集团投资。同时他也是在为其他项目业主提供技术服务,无论是设计、前期甚至是总包,他也准备投标国华玉门的项目作为总包商进行投标,确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个现象也是罕见的。

  下面有请中海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光热技术中心总监徐菘先生,介绍他们在玉门的50兆瓦的槽式电站项目的一些想法。

  徐菘:谢谢孙大师,非常荣幸参加这个大会,刚才听了各位领导讲光热20个项目的开发和建设模式,我想借此机会也透露一下可能是第六个模式,我们中海阳玉门中尚明德项目前段时间做了项目的推进,10月份完成了可研的收口,在12月份完成了初设的招标工作,现在正在做下面的几个标的招标准备环节,我们也是分岛模式,但是有别于中广核德令哈的模式,我们有一些差异,有我们自己的特色,我们将太阳岛、常规岛,包括BOP合并为一个EPC包,将储热和传热作为一个EPC包,这样形成两个大的EPC包。另外,我们招的设计包包括初设、勘查和总体院的内容,没有OE,业主工程师职责由我们光热技术中心的工程师担当。这是我们中尚明德项目建设的模式,这也是基于国家能源局给了2018年12月投运,并结合中海阳自身优势和项目实际情况确定的这样的一个模式。
 
  个人分享一下初设还是有差异的,我们对整个槽式光热发电项目关键路线进行了一定深度的辨识,将场平、道路围栏和槽式集热场的厂房等的深度设计挪到初设阶段来完成,按计划1月底内蒙院就会完成这些施工图的设计工作,这样为两个岛的EPC开标以及组织施工创造了有利条件。因为时间蛮紧张的,考虑到4月份开工,按照玉门的地理环境到2018年年底投产,还有调试运维的时间。合理安排好相关建设任务的时间,保证连续作业要求,尽可能为投产前的调试预留出一定的时间,这样符合能源局要求的投产是可能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徐总,下面有请上海新电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煜达先生,介绍他们在玉门的项目,这个项目采用二次反射熔盐塔式技术,这项技术是上海晶电新能源公司开发的,同时又接受业主的委托,开展整个项目的前期工作,以及后续的工作,相当于业主工程师的角色,这个项目也有很多特殊性,下面有请陈总。

  陈煜达:现在玉门的项目有很多的特殊性,第一是二次反射路线,目前全世界做到这个层面也只有我们,第二因为整个系统是模块化的,造成了整个熔盐岛有盐与常规两罐体有所不同。另一个关于我们的身份,上海晶电又是小业主,又是OE,同时关联公司江苏鑫晨光热又是镜场和吸热器的设备提供商,或者说是分岛的EPC,切的很开,我们也无法切,应该说整个项目管理和推进上,更多的是不想封闭,我们要有效率的推进这个项目,能够找到更好更专业公司进行合作,我们就请专业的公司来做。

  项目的构架,总体上是两个分岛的EPC,一个岛是常规岛加SGS,另一个是从熔盐到光热岛,分两岛,同时常规岛的EPC也兼做整个项目的总体院,之上是OE,OE又同时做了光岛的详图设计,我很难用一个很清晰的线说我们是分岛+OE,还是怎么样,我们是比较复杂,但是奔着怎么合适怎么来、怎么效率高怎么来,怎么能够在1.15情况下把电价包住,是在这个前提下。

  主持人:谢谢陈总,最后有请双良龙腾光热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卢智恒先生,他是光热领域里的老朋友了,以前他是作为阿本戈公司北京办事处的首席代表,他现在另谋高就,是双良和龙腾成立的光热技术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我们并不是很熟悉,请卢博士结合你在阿本戈工作的经验,国际上通常采用的模式和未来国内合资公司从事的角色,谈一下你对采用什么样建设模式的体会?

  卢智恒:孙大师把我的老底都抖出来了,台上这么多嘉宾都来自业主单位,我本来应该是由常州龙腾公司的总经理俞科来出席的,但是他临时走不开就委托我跟大家分享这件事。实际上龙腾建立合资公司的目的,是要把项目执行的业务单独拿出来作为一个专业的公司去做,龙腾本身自己会留在做专注生产集热管和提供镜场的解决方案,对项目执行按照开始龙腾预想放在双良龙腾光热公司来做。

  孙院长也说,我之前是从08年开始一直在阿本戈开始搞国内的光热市场,今天有20个项目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怎么样的模式每个人都不一样,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目标是怎么去保证项目的成功,如果项目不成功的话,可能就没有以后了,这个行业就没有以后了。

  我分享一下在国际上他们是怎么做这件事的,全球现在光热装机500万千瓦(大数),大部分最后能够顺利的投产,很重要的原因,因为国际上采用的“项目融资”的融资决策,相当于项目开发商拿到项目之后,他要有资本金的要求,但是大部分的融资贷款是要去找银行贷款的,银行在决定贷还是不贷之前,我怎么来下这个判断,首先银行会有技术顾问,银行方面的技术顾问,会去审核这个方案是不是可靠的,包括发电量,像最开始报示范项目的时候,大家是一个月以内凑出来的,如果是通过银行聘请专业的人和行业专家去评估而且是独立的第三方评价这个项目。相当于是它对第一道的把关,如果这个项目本身无论是技术风险或者是从大的方向来看是存在问题的话,这个技术专家会建议贷款方不要发放这笔贷款,这是属于第一道防火墙。

  第二道防火墙,已经拿到了银行贷款开始执行这个项目,对于业主来讲,怎么把控这个风险,他们一般会有业主工程师的角色,业主工程师按道理说应该是独立于总包方的第三方的角色,帮你去审核、去控制、去把握项目执行过程中的风险,这是第二道防火墙,保证项目不会出很大的差错,在选择业主工程师需要选择一些有实际经验、确实实际执行过项目的公司去做可能有更大的把握。第三道是总包方,总包方给予的性能保障,因为国际上大部分项目都是采用EPC的方式去做,EPC会有总包方,能源局报的示范项目,其验收这块的制定条款非常松,非常松,相当于没有,跟没有一样,只是要求五天内运行小时数,说实话只要天气好都可以达到,但是国际上做法除了验收五天内是初步验收,还有12到24个月的发电量的保证,如果保证不了就按照EPC的合同罚钱,这就是一种压力促使总包方如何把控项目的质量,最后做出来是满足12个月发电量的承诺,这样对于业主和整个项目是有益的。通过这三道防火墙来保证这些项目能够顺利的投产,我不是说国内20个项目都采用这种方式,但是有个共通的点,是要考虑和学习人家的合理的地方,虽然中国人聪明,但是老外也不笨,既然是这样的模式存续了前面500万的装机,肯定有它的道理。

  第二点是个人的感受,对于20个项目的执行,无论1、2、3、4、5采用什么模式,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应该去学习、去引进国外相关的技术经验和工程执行的管理经验,无论是OE、初设和详设等等,应该更多的考虑怎么把国外已有的项目建设经验和技术经验结合到项目执行过程之中来。它可以提供给很多的建议,让你不要重复已经发生过的错误,在接下来的执行过程中,以前申报的时候、做可研的时候是做定性的描述,大概是这样的、差不多是这样的,但是到下面执行是定量的描述,管道用多粗、泵多大的功率,已经是定量的描述阶段,刚才西北院的嘉宾说的,我们和他们陆续碰到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这种情况下需要跟国外合作,去引进他们的经验来给你,让你少走弯路,不要重复已有的错误这是很重要的。

  双良龙腾光热公司,上个星期和我本人老东家阿本戈签署了国内独家的技术支持的服务合同,阿本戈向双良龙腾光热公司提供支持,我们面向国内的业主、设计院和总包方、分包方提供技术在项目执行过程中的技术解决方案。

  最后说到模式,在龙腾两个项目中,目前按照国内的想法,会有总体院去协调E的事情,在E的过程中会有结合,双良龙腾光热公司技术的支撑和服务,让他们保证他们是可靠可信的,前面的任何工作执行都是,如果修改发生在越前面付出的成本越低,等到后面改一个东西牵扯到的成本会翻倍。PC会采用分包的模式,分成镜场、储热系统和常规岛三大块,从有E总体院的协调,再通过PC专业的镜场的解决方案,希望能够把两个项目朝着成功的方向去开展。

  主持人:谢谢,刚才几位嘉宾分别介绍了自己的观点,从中可以看出各有各的不同,采用什么样的建设模式没有最好只有哪个最合适,关于总包和分包我也想谈谈自己的体会。

  如果说准备采用全厂总包的模式来建设项目,业主单位一定要尽早的决定,通常按照这样的方式来操作比较好,要准备总包方来建,首先找的是总体设计院或者是业主工程师,先帮我做可研,做完了可研通过以后做概念设计,概念设计和可研有不同的侧重点,做完了概念设计以后,按照概念设计来编制招标文件,然后负责各方的业主来评标和选EPC的提供商,EPC提供商整个过程中要替业主约束总承包商,按照签定合同的要求来实现整个的技术可靠的移交,通常是这样的模式。

  国内现在面临什么问题呢?可研的时候找到一个家设计院,可研完成后如果这个时候马上决定要采用总包,这个设计院要做可研,如果当时没跟他谈清楚,说做完可研做概念设计和招标和业主工程师,设计院马上就离开了,做完可研以后完成了使命变成总承包的投标方,潜在的EPC供应商,这个时候面临的问题是业主部门是缺位的,没人帮你编招标文件和评标,业主如果没有专业的积累,很难找到哪个EPC提供商能够最合适。如果早定的话谈好了,跟你签的合同你是我的业主工程师,首先是完成可研,然后是概念设计、然后是招标、评标和谈判,就是这个角色。

  这一点目前国内普遍做的并不是很理想,如果是分岛EPC的话,这个过程是一样的,只不过做完了概念设计以后分岛这些接口和参数都要在概念设计中解决,分岛对业主来说最大的问题是要把每个岛的职责划分清楚,每个岛分别做系统的考核与验收,总包是考核全年发电量,分岛不可能考核发电量,比如聚光集热如何考核,考核一万平米的镜子都可以得到,最后聚光的效率如何保证,所以一定要有量化的指标来进行考核,比如不管多少镜子、不管多少面积,最后考虑的是热功率,瞬时对应一定光热条件下的热功率输出,要考核是一定可以测量的,流量可以测、温度可以测,比如半年典型的代表DNI,你算总共半年热输出的多少,考核的时候是半年的积累,实际考核时候的DNI和代表年不一样,你要提出修正曲线,你自己提我按你曲线来修正,这样达不到会有罚款等等在环节在里面。

  采用什么样的建设模式,而且一环扣一环,一定要业主和建设方提前要想清楚,不要走一步看一步,走一步突然想起个主意,下一步又换个主意,光热发电是系统集成商,各个设计阶段有不同的设计重点,它的技术的路径,对上一个阶段设计工作继承性是非常重要的,光伏和风电有本质的区别,所以一定要统筹考虑,才能保证无论是总包还是分包,最后交到手里的是一个安全可靠、性能优良的系统。

  主持人:下面请各位与会代表向几位嘉宾提问。

  提问:孙老师好,台上的嘉宾与会代表好,感谢与会嘉宾精彩的发言,以及孙老师专业的点评,产品的选择过程中各个开发商和供货商的角色与会嘉宾讲了相互的重叠、相互的交叉,作为项目方我想了解如何能够客观的对其他单位的投标产品进行客观的评价,确保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得到优化和有力的保障?问题提给中海阳和龙腾的老总。

  回答:谢谢,我个人观点,设备采购和运行目前也是在组织招标环节比较慎重的问题,因为光热有它关键的要求,尤其是光热是第一次做大的项目,一些系统的情况应当是在施工中遇到的,关于选型讲求科学性,我们中尚明德项目,有初设也有总体院,总体院对整个设计技术参数做到可控,实施项目设计的时候保证总体院概念设计和初设和可研设计,总体院进行总控,有工程师团队、信息中心这几年的储备,我们对光热项目相应的产品也积累了一定的自己的经验,通过公平公正加上明确的技术指标,能够保证使用的产品或者是EPC采购的产品是能够满足项目的需要,回答完毕!

  提问:我的问题是作为双良龙腾公司,既是项目的EPC也提供相应的产品,我想了解作为EPC也好、技术服务也好,在面临到产品的选择过程中,既有自身提供的产品,也有其他公司投标过程中所评标的产品,如何这个过程中如何客观公正对产品进行评价,确保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得到优化,确保项目能够得到有力的实施,你们是如何这方面进行取舍的?

  回答:我也实打实的说,首先如果是作为项目开发商,如果他是制造商目的肯定是要把自己的产品用到项目中,对于项目中的这种部件或者这种产品就不需要考虑任何竞争的问题。对于其他的供货的话,要参考国外的经验和技术规范,在技术规范上,我们能够提到的或者是会议上听到免费听到的是好的消息,不会告诉你坏的消息,但是项目执行过程中需要知道更多的是他会引起项目失败的点,这些点是要付费的,是要交学费的,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编技术规范等等,需要有一个有经验的服务商来给你这些建议,而不是业主拍脑袋,要想项目成功、要想项目达到国际的标准和水平,哪怕是先达到自己预计的水平,这些是要把握的、是需要交学费的。

  主持人:谢谢,由于时间关系这段时间的对话到此结束,让我们再次感谢各位嘉宾给我们分享他们的经验!
12下一页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光热商务平台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