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English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首页 资讯 深度 查看内容

多家业主共话最适宜的光热示范项目建设管理模式

2017-1-8 13: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89| 评论: 0|原作者: CSPPLAZA|来自: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在示范项目的开发建设管理模式上,中广核德令哈槽式电站采用了OE+分岛EPC的建设模式,国华电力玉门100MW塔式电站采用了总厂EPC的建设模式,拥有自主技术的项目业主和其它业主方则采用了更多种不同的模式,那么,对不同的业主而言,究竟采用哪种模式更好?

  2016年12月28日~30日,在甘肃敦煌召开的中国光热示范电站开发领导者峰会暨CSPPLAZA2017新年汇上,围绕示范项目的开发建设管理模式这一关键议题,在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孙锐的主持下,各示范项目业主方展开了集中探讨。

  来自国华电力、西北电力设计院、中广核太阳能、中控太阳能、双良龙腾、上海晶电新能源、中海阳为代表的示范项目业主方代表分别阐述了其各自项目建设所采用的模式,分享了其采用不同模式的出发点和想法。此次对话给出了一个基本结论,不同的模式选择各有各的不同,采用什么样的建设模式没有最好,只有哪个最适合自身,实操中要根据项目方自身的特点来选择优化最适合自身的建设模式。

下面刊出的是本轮对话的主要内容:(注:本文根据速记和录音资料整理,难免存在纰漏,仅供参考)

  受邀参加本轮对话的嘉宾:

  国华电力有限公司工程建设部总经理靳华峰
  西北电力设计院新能源开发分公司总经理李向阳
  中广核太阳能德令哈有限公司设计管理部经理蹇钊
  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建祥
  双良龙腾光热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卢智恒
  上海晶电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煜达
  中海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光热技术中心总监徐菘

  主持人:光热发电和风电和光伏发电有本质的区别,风电光伏是单一设备的堆积,对于光热发电,是不同的系统的集成,所以由于它的特点就决定了它在整个设计过程中从可研到初设到施工图设计,包括主机的采购和后面的建设和调试,每个环节都是有关联的,一环扣一环,而且它的继承性、对上一阶段工作的继承性和依赖性很大,所以这个工程到底采用怎样的建设模式,对工程的影响是不可小视的。


  刚才胡主编已经讲到了,我们这个话题可能答案不是唯一的,不同的建设单位经验、它的技术实力、他可能采用的是适合于自己的模式,对不同的开发商和建设单位怎么找到适合于你的模式最关键,每种建设模式也有自己操作的规律,希望通过今天的讨论能够对第一批示范项目建设方能够起到一些参考的作用,同时为后续加入光热发电建设队伍中的业主单位和建设单位能够提供借鉴。

  大家知道,浙江中控率先在青海德令哈建设了10兆瓦光热发电项目,也是我们国家第一个光热发电商业电站,现在正在谋划建设50兆瓦的光热发电项目。通过10兆瓦的建设和50兆瓦工程的筹划,他们肯定会有很多的心得体会,首先请金建祥董事长来根据自己选择的建设模式来谈谈对如何选择建设模式,你们采用的建设模式的优点、缺点是什么来谈谈。

  金建祥:谢谢,前面孙院长已经讲到了,每种建设模式没有优劣之分,要根据自身的情况确定建设模式,总厂EPC相对业主比较简单,但也有问题,成本会比较高。但如果说你对技术不太懂,对光热项目也不了解,只有钱,总厂EPC也是比较好的选择,多花点钱。对于分岛EPC这样的方式,对业主来说要有能力去协调每一个分岛的EPC,没有协调能力是很难办的,好处是成本低,可以选择每一个分岛最好的供应商。

  中控是有自主的技术,一般不会采用总厂和分岛EPC,更多的是联合有经验的施工单位和有比较强的设备制造能力的厂家,共同来实施这个项目,前面的10兆瓦是这么做的,接下来50兆瓦也准备这样做,这样做的话我们自己要付出更多的心血,当然我们的成本可以做的比较低,我们已经说了50兆瓦的项目总投资是10.5亿,采用总厂或分岛EPC都可能做不下来,这对我们自己也是比较大的考验,我们相信经过10兆瓦的锻炼以后,我们50MW项目在2018年底并网发电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对于工程建设过程中能够得到各位和规划院和各位领导专家的帮助和支持,这样使我们少犯一些错误,谢谢!

  主持人:我再追加一个问题,你们认为你们二期的项目需要不需要业主工程师?

  金建祥:关于OE,也要根据业主本身的情况,如果说自身有比较强的能力,尤其是沟通能力比较强,我觉得是不需要的,自己就可以做,如果业主哪怕只是拥有这种技术能力,综合能力不是特别强的话,找OE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保证工期和质量,请OE也有一个问题,很有可能既是甲方又是乙方,不完全站在甲方的角度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对自己而言,我们认为各个方面已经搞过了,原则上是不准备请,谢谢!

  主持人:谢谢金总的分享,浙江中控自主开发了塔式光热发电的技术,又经过了10兆瓦的建设历程,积累了丰富的建设和运行经验,根据他们的经验,因为不止是聚光集热系统是自己开发的,储热、换热和发电系统都积累了很多建设经验,他们的总结整个建设都是以中控为核心,找了西北电力设计院共同完成建设,设备采购是由业主分别采购,这种模式也可以说是目前国内大多数火电的建设模式,很多发电集团基本上采用这样的模式,金总认为这个模式对他们技术实力比较强的公司而言是适合的,即可以降低造价也可以保证各项服务的落实。

  第一批20个项目中,广核太阳能的德令哈项目是唯一一个采用亚行贷款的项目,也是20个项目中第一个开工的项目,下面有请广核太阳能有限公司的蹇总谈一谈体会。

  蹇钊:非常荣幸能够代表中广核做个发言,这个议题主要是建设模式,广核选择OE+分岛EPC的模式应该是基于成本、公司的战略定位和后续的人才储备这三个方面进行的总体考虑。

  国内光热发电行业经过了2011年的特许权招标,有三种选择,我个人觉得第一个是观望的态度,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一直在等待电价批复。第二种是更多的聚焦于分岛或者是关键设备的研究,并以此为依托去开发设备以及相应系统集成的能力。第三种情况是通过一些科研项目,通过小的实验性的回路,或者中试装置去丰富自己的核心能力,打造一个过硬的团队。广核走的是第三种路子,前期包括863项目、研发中心项目和青海省光热技术中心等项目,在这些小的实验回路上进行了实验,系统性地形成了很多可以借鉴的可复制的经验,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些实验性的项目,把这部分经验从设计能力、集成能力到后续的运维能力,能够整体复制到后续项目中去。

  广核这次50兆瓦光热发电站在国内启动比较早,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进行国内设计院的可研和包括国外咨询公司和光资源测算,发电量计算等工作,借助这一年工作,项目大原则从回路数到储热小时数和装机容量都确定了,2014年启动了场平、启动了国外基础设计方和OE的采购。我个人觉得对目前国内大多数项目而言,因为光热确实是新兴项目,尤其是熔盐系统上,在设计和后续调试运营上难点很多,金额上讲基础设计和OE所占据的成本应该是1%到2%之间,花这笔钱贯穿整个项目执行周期,通过基础设计打通所有的流程,形成主设备的参数,通过OE从前期的基础设计到施工图的设计审查,一直到后续的施工过程监督到调试报告的审查,到后续运维指导,对目前这个行业是有很大的帮助作用。

  具体说到分岛EPC执行模式,确实协调困难也比较大,在我们项目中出现问题比较多,但是这块问题是可以规避的,通过合同签订阶段把双方的接口限定,或者是后续审议会上,目前是体现在工艺上的接口,全程的控制系统、电信的接口等等问题都可以规避,分岛模式比较适合于广核有一定的技术储备,但是又对新的项目一些技术风险,通过引进不同行业的人去完成相对比较熟悉的分岛执行,这样可以最大可靠性的保障项目的质量。

  主持人:谢谢蹇昭的分享,广核太阳能的领哈项目采用了分岛EPC的模式,前期是请了国外的OE来协调各岛之间的接口、性能参数匹配等等。因为请的OE是西班牙的公司,毕竟不像国内公司在沟通联系协调方面这么方便,你们现在觉得国内没有一个主体的设计单位来协调的话,是不是你们在接口之间的协调工作量是蛮大的?

  蹇昭:确实,请OE有利有弊,弊端应该是执行效率和周期会拉长,OE技术方案审查的时间通常需要7到15天,尤其是项目建设高峰期这个时间是等不起的,我们需要做OE的工作,我们也有不定期的会议。现在的德令哈公司的相应部门和技术团队就在进行这个总体院的工作,截止到目前主要出现的像设计过程中出现的管道流速、接口材质和工艺系统的衔接等等,由业主方牵头,OE配合,三个总包方通过定期设计协调会,都可以解决,但是效率会低一些,广核的项目启动比较早,目前来看是可以满足2018年发电的要求,我们还是在这个模式上走。

  主持人:从广核的经验来看,分岛的EPC可以分别选择每个岛最优秀的提供方,如果是总包的话,光热电站各个系统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提供完整全场的设计,他也要组成一个团队,按照分岛来选择给业主更好的机会,对每个岛都可以分别进行选择。同时它是在中控的基础上,把岛整个的设计,材料、零部件的采购和施工又包给了EPC的提供商,这方面对岛内来说减少了业主的协调工作,主要得协调岛与岛之间的问题。

  这也是第二个模式,金总是第一种模式,分岛EPC是第二种模式,第三种模式全场EPC,有请国华电力有限公司工程建设部总经理靳华峰,谈谈他们采用了怎样的建设模式。

  靳华峰:谢谢,非常荣幸也非常高兴参加这次峰会,我要特别感谢孙大师对国华光热项目大力的支持和指导,国华电力是神华的一个电力板块,寿光、柳州的两台35万的投产,发电是过了四千万,主要的常规火电还有一些燃机,还有风电。玉门光热项目是国华电力第一个光热项目,也很有幸成为20个示范项目之一,这个项目得到了方方面面的特别是孙大师给了很多建议和指导,项目前期是西北院给我们做可研,今天项目总经理段总也参加会议了。

  光热项目是新兴的方兴未艾的刚刚开始的项目,国内真正的同类项目还没有,国外现在运行有一个,但是还没有达产,毕竟还有一些事情。这些机制情况国华电力项目为什么搞EPC总厂的EPC,因为我带30人的团队做整个标书的编制和招标过程的支持。基于几个考虑,第一个考虑是时间问题,我们的项目拿下来到办手续今年要把手续都办掉,2018年达产,整体是两年时间,但是有几个问题,第一是技术路线、技术路径不是标准或者大家有很多不同的技术路径,再有现场有冬季施工,最关键的项目调试时间也非常长,把半年以上调试期去掉,全力以赴4月份解冻开干,今年240米的光塔必须要结顶,给我们留的时间非常少,如果是搞分岛式再一点点集成,首先是担心时间的问题。第二是基于光热的技术能力,国华电力是搞常规火电的,对光热确实不像有一些兄弟单位有很多的技术储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搞分岛的话,可能这种集成的力量,对核心技术的把握我们是有担心的,这是第二种考虑。第三个,总厂EPC也是最近神华集团在搞的主打的模式,原来国华电力火电最早的时候是自己主导来建设的,现在只是林州二期和北海项目刚刚开始搞EPC,我们自主建设,坚持的是小业主、大咨询、大监理,用设备综合的力量,这个项目搞EPC有责权利,考核也比较能够精细化,如果分岛的话,几个岛最后考核的时候会有一些问题,因为牵扯到镜场、盐岛、牵扯到常规的汽轮发电机的发电系统,基于这几个考虑,我们也做了很多权衡,特别是孙大师一直在做咨询,最后选了这种模式,我想一个模式一定要适应一个公司的现状和自己管理的能力,所以没有最好的模式,只有适合我们公司自己的模式,没有定式而是正合适。

  搞这种分岛也有很多好处,刚才也介绍了,整体EPC第一个问题是核心技术的掌握问题,投几十亿肯定不是想仅仅要10万千瓦的电厂,肯定要通过这个项目消化吸收引进掌握先进的核心技术,以整体的EPC是有问题的,还是有一些问题,怎么能够用什么样的平台来掌握一些核心技术,大家共享双赢。目前这种EPC大家投标的技术路径不一样,有很多很多每个地方都有分叉,不同的技术路径差异很大,有些设备的档次、设备的标准也有一些差异,这块怎么能够通过在招标文件中加一些规范限制条款,把一些标准尽量的能够统一规避这些问题,这些是做整体EPC需要考虑到的。

  最后是OE的问题,最近我们公司也在研究,我们想肯定要有OE,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也正在考虑当中,招标也正在进行当中,我们也在不断的去答疑,把我们新的想法再通过答疑的方式给投标方,基本上是做的这么个考虑。

  主持人:谢谢!西北电力设计院在我们国家火电设计和总包方面创造了很多辉煌的业绩,在光热发电也是我国第一个率先开展八达岭试验电站的设计单位,20个项目中承担的设计项目也比较多,包括浙江中控项目的设计、广核的德令哈项目的发电岛的EPC也是提供者,还有一个项目是新疆哈密项目,是作为投资方,又是建设单位又是设计方,下面请西北电力设计院新能源公司总经理李向阳先生,谈一下你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李向阳:首先感谢各位光热界的前辈这么多年来对西北电力设计院的关心和厚爱,同时也感谢孙大师对我们的支持。今天很有幸参加会议跟大家分享有关工程的建设模式,主要说上几点,第一目前我院有三个博士,50多人的团队,作为专门研究光热的技术这样的团队,也有相关的中心作为支持。我也基于想掌握一些有关光热方面的核心技术,自己也投资建设了哈密的塔式熔盐项目,现在把塔式熔盐的想法和大家分享一下。

  前段时间大家也看到了,我们发标,有镜场等四个部分现在开始招标,最终的模式是以总包的方式(整体EPC的模式),为什么先要把主机部分,镜场也算、发电机、汽轮机先招,这是基于我们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些设备不招,好多参数定不下来,系统也就无法确定,系统无法确定很多工程量也无法确定,初设的工作不能正常的开展,初设工作不能开展也就造成后续二辅、三辅和一辅的招标也不能有序的进行,同时有关施工的招标、安装、调试的招标等也不能按正常的周期进行,所以目前采用的是这样的模式,先招主机。

  其实以往的火电也有过,国华或者是五大电力都是先招完主机然后做初设最后做EPC总包,这样的模式很多,为什么我们要采用总包的形式呢?其实也是基于自己的几点体会和想法,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下,第一是这么多年来西北院在火电行业包括新能源领域做了很多项目的EPC总承包项目,我们发现有EPC总承包,开始的时候作为业主、监理和投资方,对总包方有很多的要求,还有很多的意见,实践证明通过每个项目结束发电的那一天,大家都会很满意,我说的满意是包括几点,第一是施工的质量,第二是工期的满意,更重要的是造价的满意。整个做了EPC总包以后,整体工程造价会大大的降低,这一点上我们合作最多的是神华,靳总他们体会更加的深刻。

  第二个方面,现在也参与很多项目的前期工作,我们也希望通过给别人做项目来积累更多的经验,把我们自己的项目包括别人的项目都做好。

  第三个方面,大家目前关心的是镜场、熔盐、熔盐泵、储热罐,我个人通过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现,真正我们掌握了多少核心技术不敢说,越做工作越细的时候越发现问题越多,尤其是近一段时间以来,前一段时间做可研没有这么明显的感觉,在座的各位会跟我有一样的感觉,在设备方面也许大家想到了、也许没想到,汽轮机的问题、供货的问题,发电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问题,包括20个示范项目需要这么多的镜子,还有这么多辅助的支架,我们现在制造的能力、生产的能力,能不能同时满足现在20个示范项目都要在2018年底发电的要求,我希望大家也考虑一下,回过头来会说,为什么基于我们考虑要做EPC总包,这样会在整体的项目设计、采购和施工协调上和最后的供货会做整体的安排和统一的考虑。

  我还想说一下,在座的大家即是制造商也是投资方,我既是设计院也是投资方,光热挺有意思,火电还没这么有意思,我同时是甲方也是大家的乙方,大家是我的供货商同时又是我的甲方,说起来有些绕口,但是确实是这样的。我在这个项目上我要给大家服务好,另外的项目要卖设备还要继续合作。整个光热的圈子就这么大,通过这次开光热大会,在飞机上就发现很热闹,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互认识,这个圈子说大很大、说小很小,我希望这种模式不要拘泥于某一种模式,我更赞同大家都尝试一下,可能有不同的模式,最后通过20个示范项目真正总结出更好的模式,目前我不敢说哪个模式更好,虽然我说做总包好,真正建设完以后大家才会知道哪个模式更好,哪个模式更有利于光热事业的发展,更有利于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这么多项目建设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李总刚才介绍他们在哈密所采取的建设模式是第四种模式,和前面三种有所不同,他已经发了四个标,聚光集热系统,这个相当于是岛的EPC,集热器和镜场,还有三个相当于主设备,蒸汽发生器、汽轮机和发电机,刚才李总提到,最后他们要总包,他们可能不太理解,对背景不太清楚,既然是建设单位又是总包商,他是小股,真正的投资方是他的母公司中国电建下面的投资公司,他要跟投资公司签总包的合同。他的模式是考虑到20个项目,2018年投入运营,如果采用全场EPC要给投标商留住足够的时间去准备,不同的企业要进行责任的划分、利益的划分,这是很花费时间的,包括性能担保要分解,所以他们先招回来,自己进行整合变成总包项目,这也是很特殊的模式。

12下一页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cspplaza
cspplaza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