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English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首页 观察室 查看内容

中国光热发电行业何以降低成本

2014-4-8 10:29| 发布者: crystal| 查看: 622| 评论: 0|来自: 中国科学报

  “从现在来讲国外的经验有很多是可以借鉴的,但是无论是从光能、光伏还是风电来看,最终还是要通过中国制造来降低成本。”在近日举行的“2014光热发电中国聚焦”会议上,中国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工程师徐海卫如是说。

  也有光伏分析员预计“到2020年全球光热发电累计装机容量约为7.1吉瓦,中国光热发电装机约为300~400兆瓦”。尽管如今光热发电的“火热”程度远不及光伏产业,不少“仁人志士”仍在为中国的光热发电产业努力着。这其中,“如何利用中国制造降低光热发电成本”成为焦点话题之一。

  以项目促需求

  国家能源局下半年有望出台太阳能光热发电的指导电价,并启动一批试点示范项目。  

  “我很乐观。”美国亮源公司高级副总裁Jose Barak在讨论中国制造问题时说,“在槽式光热发电方面,已经有七八个中国企业有运作了,至少有5家企业生产的反光镜质量很好。我们的员工去这些工厂访问过,工厂里的组装看起来都很现代。”

  他表示,一家中国厂商制造的反光镜前不久刚在亮源公司的测试区作了测试,效果很好。Jose Barak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优秀的厂商组织起来,让他们为光热发电市场提供产品。”

  同样乐观的还有徐海卫。“现在一些中国企业正在积极参与光热产品的生产研发,最典型的是集热管价格的降低,它与‘中国制造’有很大的关系。此外,目前熔盐泵、电热件等组件的生产开发都有一些中国厂商参与其中。”徐海卫说。

  但是,如何才能调动更多厂商,使国内光热市场成长起来?“我们需要一个好的项目吸引更多制造企业进入这个行业。”徐海卫说。

  他认为,成本能不能降低,主要是看是否有较大的市场需求。因此在市场尚未建立起来的情况下,需要尽快有政策的激励,开展一些示范项目,形成一定的需求。

  令人欣慰的是,近日有消息透露,国家能源局下半年有望出台太阳能光热发电的指导电价,并启动一批试点示范项目。

  “肯定要先有项目,紧接着才会有设备生产厂商的跟进。没有哪个厂家会做一堆设备出来等着市场。”美国再生能源集团大中华区合伙人傅可夫说。

  以标准成规模

  如果设备、部件不能标准化,就很难大规模地生产,成本就很难降低。  

  “你们的每个项目都需要定制产品,尺寸之类的指标都是不一样的,我们都得根据你们的参数要求来做,有没有一种可能在我们这个行业统一建一个标准,这样可能在降低成本方面也会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会议的小组讨论尚未结束,一位来自德国的光热器件厂商蔡先生忍不住“吐槽”。

  其实,这一问题反应了不少厂商的心声。技术标准的问题正困扰着光热“中国制造”的发展。“如果设备、部件不能标准化,就很难大规模地生产,成本就很难降低。但现如今,制造标准、认证体系都没有办法统一。”深圳市爱能森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李珂说。

  目前,仅光热发电的技术市场就包括四个技术流派——槽式、塔式、盘式、菲涅尔式。

  对此,傅可夫表示,在规格层面,光热产业技术流派多,大规模生产难度大。更何况同一技术流派的企业间的标准也不同,这使厂家很难通过规模化的生产同时支持两个企业的工作。

  不过,对于这一问题,傅可夫并未感到太犯难。“将来,随着技术经济发展,最终大家可能还是会统一到一个规格上,这对设备生产也将有很大帮助。”傅可夫说。

  “技术不同,技术路线不一样,要求就不同。我们正在槽式领域做一些标准化工作,使其具备类似的规模、配置。”Ener-T International的总裁Yehuda Harats说。

  以合作攒经验

  借鉴国外经验、参与国际合作,也成为我国光热制造能降低成本,走进“天堂”的道路之一。

  “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会议上,Cargo Solar Power公司的项目总裁Vimal Kumar引用了这么一句印度谚语,“光电领域也是如此,如果你不去做事,不去建项目,不去学习,不去花钱,很快就会死掉。”

  在专家们看来,与建项目、立标准一样,借鉴国外经验、参与国际合作,也成为我国光热制造能降低成本,走进“天堂”的道路之一。

  “对于光热发电而言,时间就是金钱。”傅可夫认为,并非所有产品都必须依赖于自主研发,“外国一些公司在这个行业里已经积累了超过30年的经验,有些经验国内是可以借鉴的,没有必要所有东西都自己重新做一遍。”

  李珂表示,国内光热发电企业在基本技术方面并不欠缺,但在整个生产经验和工程经验方面是稀缺的。所以如果国内项目上得没那么快,企业可以考虑参与国际性项目,以求增长经验。“哪怕会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值得的。”李珂说。

  Vimal Kumar表示,过去两三年里,大家都在看印度光热市场的发展,起初很多人认为印度市场是失败的,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从商业层面来说,过去两三年里,我们获得了很多减少成本的经验,还能在降低成本的时候保证不折损质量。中国有丰富的人力资源,有高素质的员工,要在学习中探索减少成本的可能。”

  “中国一定要利用这些国际经验,并不是非得从头设计制造一切属于自己的东西。” Jose Barak补充道。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