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非主流”地区更需严控玻璃产能
发布者:admin | 来源:中国玻璃网 | 0评论 | 2665查看 | 2020-12-04 10:18:01    

“西北是一个被人忽视、被人遗忘的地方。”说起西北玻璃市场,新疆某玻璃企业负责人如此感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如此。无论是期。货公司做的市场调研还是各类媒体公开报道,西北玻璃企业都是很少触及之地;一些资讯机构统计国内主流地区玻璃生产企业产销情况时,西北往往并不在列,属“非主流”地区。


这里地广人稀,经济欠发达,平板玻璃生产线及深加工生产线数量较少。不过,“十三五”期间,这一地区在淘汰落后产能、调整产业结构等方面小有成就,一些企业也计划未来增加优玻璃产品,为西北玻璃市场增添新的产品品类。


1.png

新疆普耀公司Low-E镀膜玻璃生产线


效益逐渐好转


乌海市是内蒙古自治区西部的新兴工业城市,这里的乌海中玻特种玻璃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玻璃控股有限公司在西北地区重要的浮法玻璃生产基地。


很长一段时间里,乌海基地都未盈利,不过得益于今年玻璃行业整体的良好发展态势,今年下半年来效益大为好转。


“这是这么多年来没有的。因为它的区位在那里,没有市场,运出来到广东,运费很高。只有成本上的优势,还不足以弥补多支出的运费。”一位对该公司较为熟悉的行业人士说。


在西北,同样在今年可能扭亏为盈的玻璃企业,还有新疆普耀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普耀)。这家位于祖国西北边陲的平板玻璃企业,今年11月15日迎来了它的7周岁生日。


该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建材报》社记者,2011年,湖北三峡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决定投资这条生产线时,正是玻璃行业比较景气的年份,大部分企业对平板玻璃市场前景充满信心,而且也看中了这个地方与多国接壤的地理位置,对产品出口前景也充满期待。


不过,自从2013年底投产后,出口市场并不如预期。虽然新疆普耀离霍尔果斯和阿拉山口口岸很近,也办理了玻璃出口许可证,但出关手续复杂,玻璃是易碎品,破损率高,收效甚微。不过,受益于行业整体效益的攀升,新疆普耀今年应该略有盈余。


因玻璃行业整体形势较好,西北地区玻璃市场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今年9月,停产多年的新疆新晶华浮法玻璃有限公司迁建600t/d超白浮法玻璃生产线也点火投产了。


走进新晶华玻璃厂区,路边的栏杆上挂着红色条幅,上书“保安全,保质量,抢工期,全力以赴大干100天”等几个大字。包装好的平板玻璃有序堆放在空地上,几辆叉车正往红色大货车上装运玻璃。这是11月1日《中国建材报》社记者在该公司看到的情景。


进了办公楼,一座刻有“鼎盛千秋”字样的崭新大鼎立在正对门口的位置。这是当地一家商贸公司赠送的礼物,祝贺新疆晶尊玻璃有限责任公司投产大吉。


“我们是和晶尊玻璃公司合作,生产、销售都承包给了他们。租5年,每年租金3000万元。”新晶华玻璃法人代表、董事长冯国才告诉记者。


在燃料、原料等方面,西北地区尤其是新疆的玻璃企业有先天优势。“西北地区的煤、天然气比较好,供应充足。”冯国才表示,因其名下的石英矿品质较好,该公司浮法玻璃生产线可以做超白玻璃,厚的产品厚度能达到15mm。


冯国才介绍,2014年,从哈密市区搬入重工业园区的新晶华玻璃短暂生产过几个月后因燃料供应问题而停产,后投资数千万元进行窑炉改造,更改燃料,加建煤气站。原计划去年投产,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后准备今年4月投产,又因新冠肺炎疫情原因推迟至今年9月18日投产,10月20日正式出玻璃。


该公司玻璃生产线的点火复产是哈密市委主要关注项目之一。据《哈密日报》报道,5月29日上午,哈密市委书记李成辉曾到访新晶华玻璃,深入车间、厂房详细询问了解企业生产、经营状况,研究解决困难问题的措施办法。


“公司重新投产后,李书记又来过一次,到厂区进行了调研指导工作。”冯国才说。


“目前,公司每天拉走玻璃有14车到15车,每车大约32吨到33吨。”该公司另一位冯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产能过剩矛盾凸显


市场需求不够,这是很多玻璃行业人士对西北玻璃市场的评价。2019年6月的一次西北玻璃自律联席会议上,与会企业就曾呼吁行业协会和地方政。府加大力度遏制盲目新增产能。彼时,西北玻璃行业目前已经出现了阶段性过剩局面,库存全国高点,价格也处于全国洼地。


“新疆区域的玻璃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新疆光耀玻璃科技有限公司一位销售部门负责人介绍,光耀玻璃在北疆和南疆的两条600吨生产线,近两年的拉引量都降到了70%。也就是说,一条600t/d的浮法玻璃生产线,其他区域的企业年产量能达到400万重量箱,但在新疆,只能主动减产至不到300万重量箱。


“因为疆内需求有限。”该销售负责人说,该公司每年外运到西藏、河西走廊等地的出疆玻璃约200万重量箱。


虽然新疆普耀今年可能盈利,但其生产线尚未收回第。一个窑期成本。“本来预计再等两三年可以实现这一目标,但今年疆内又有玻璃生产线点火复产,产能过剩,价格战难以避免,我们也就很难实现收回成本这一目标。”该公司负责人向《中国建材报》社记者表示。


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宁夏及内蒙古的部分区域,是玻璃行业人士眼里的“西北”。从平板玻璃生产线来说,陕西是西北区域当之无愧的“龙头”,新疆是“亚军”。


根据陕西省工信厅今年4月公告的生产线清单,陕西有5条平板玻璃生产线(产能共3000t/d)、光伏及汽车等工业玻璃生产线10条(产能共4030t/d)。新疆目前在产浮法玻璃生产线4条,甘肃、宁夏、青海、内蒙西部等地,在产平板玻璃生产线数量都在3条以下。


新疆玻璃市场小且独,因运费高,疆外玻璃企业的产品一般无法进入,行情好时,这里的玻璃价格也并不低。不过,哈密新晶华玻璃生产线点火复产后,新疆乃至西北的平板玻璃价格大幅跳水。据了解,新疆玻璃出厂价从今年8、9月份高峰时的2100元/吨降到了11月初的不到1600元/吨。一重量箱降了20元左右。


价格为什么猛降24%以上?受访企业均分析有两种原因:一是马上面临冬季停工期;二是哈密生产线点火复产,下游客户就观望。


“每逢冬季来临,新疆及河西走廊地区,建筑工地停工,玻璃加工厂也停工,冬季以来的4个月几乎没有销量,平板玻璃企业库存量较高,开春后才能慢慢消化库存。”同时,受访企业负责人均表示,生产厂家面临的问题还有原料的储备、产品的存放,还有资金的困难等。


“西北市场薄弱,只要再新增产能,价格就迅速下跌。”一位玻璃企业负责人表示。


价格下降,库存并未随之有效出清。据光耀玻璃销售部门统计,11月初,光耀玻璃在新疆的两条生产线的库存已达60万重量箱,而当时整个河北省沙河市的玻璃原片库存才100万重量箱。


2.png

新疆新晶华浮法玻璃生产线一端


未来:控新增、调结构


相较内地而言,西北地区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一般,且不像东北那样产品可以南下,是相对封闭的市场。再加上玻璃的销售半径和需求基本固定,导致玻璃产品外运较难。近些年,这里的玻璃企业有的主动限产,有的因市场、环保等原因停产。


只有两条平板玻璃生产线的青海,青海光科光伏玻璃有限公司已停产多年,计划明年复产;今年5月底复产的青海耀华特种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因环保设施不齐全、大气污染物超标排放被相关部门要求整改而再次停产。


不过,受访企业都期待着“十四五”期间,西北地区经济及玻璃产业能迎来更好的发展时期。


有的企业在产品开发、市场渠道等方面继续努力。今年6月,新疆普耀二期项目年产500万平方米Low-E镀膜玻璃生产线投产,这是新疆的一条Low-E玻璃生产线。不过,目前这一生产线能消化10%左右的原片,市场仍有待培育。把Low-E玻璃市场做好,是该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路径之一。另外,他们对出口市场仍抱有期待,也建议加大企业整合力度。


有在建生产线项目负责人透露,新建项目会以高质玻璃产品为主,如光伏玻璃和光热玻璃等,且目标市场是在南方地区。其他如超白玻璃、高质浮法玻璃则服务于西北当地市场。


“玻璃行业不要起伏,对国家才好。”冯国才认为,西北区域市场有限,不能再新建生产线,政。府应严控新增产能。


因为甘肃、内蒙等地目前已有新的生产线在建,合规新增一些平板玻璃产能,所以有的企业负责人并不看好西北玻璃市场。


“如果西北地区经济没有大的发展,对于玻璃生产厂家来说,面临的问题可能是更严峻的,或者是灾难性的。呼吁玻璃产能置换,不要再往玻璃产能已严重过剩的西北地区转移。”谈及未来发展,多家玻璃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道出同样的心声。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