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准未开工项目需参与竞价?海上风电或临生死劫
发布者:admin | 来源:能见 | 0评论 | 834查看 | 2019-02-11 11:50:04    

2019年1月16日,江苏省发改委公布了在2018年12月份一次性核准的24个海上风电项目,总装机规模达6700兆瓦,总投资达1222.85亿元。


除了江苏省外,多个省份都在2018年年底突击核准了大批量风电项目。


这次风电项目的突击核准源于对去年风电”518新政“的应对,2018年5月,国家能源局印发了《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并随文下发《风电项目竞争配置指导方案(试行)》,明确从2019年起,推行竞争方式配置风电项目。


为享受高电价补贴,避免即将到来的竞价,已纳入风电建设方案的风电项目纷纷加快核准,想要赶上标杆电价时代的末班车。于是,出现了大批风电项目在2018年突击核准的现象。


然而这次风电开发商的美好打算或许要变成泡影了。知情人士表示:国家或将在年后发布政策,规定只有开工建设的风电项目才有可能拿到高电价,而核准未开工项目将参与竞价。


无独有偶,1月29日,中电联发布了《2018-2019年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报告建议:适度控制海上风电开发节奏,避免政策补贴下的一拥而上,促进海上风电有序发展。


海上风电或将迎来生死劫


海上风电高度依赖补贴,其补贴强度远高于陆上风电和光伏,海上风电项目的突击核准现象也表现的尤为严重。据平安证券统计:


目前在建、已核准待建和处于核准前公示阶段的海上风电项目总规模达到49.3GW,对应的投资计划9300亿元,考虑2019年仍有部分项目将获得核准,未来即将开发的海上风电项目投资规模近万亿元。


理论上已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就能锁定0.85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拿到优厚补贴。大唐集团李海涛长期从事新能源行业研究,他认为:


光伏大规模超规划发展,在本就千疮百孔的补贴基金池上捅出了一个更大的窟窿,而海上风电的突击核准,又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知情人士表示,国家能源局曾就此事对广东、江苏等沿海省份进行沟通,但从目前核准公示情况来看,这些省份并未停下突击核准的脚步。


2018年11-12月是核准的高峰期,期间核准的项目高达15.4GW。从区域上看,广东和江苏最为积极,广东2018年海上风电的核准权限下放至各地市发改委,当年新核准的项目达9.4GW,江苏2018年新核准的项目达7.5GW。上述人士表示:


将全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用在沿海仅仅几个省份身上本就引起了内陆省份的不满,而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也不会坐视这种薅羊毛的事情发生,或将在年后发布相关政策,规定只有开工建设的项目才有可能拿到高电价,而核准未开工项目将参与竞价。


如果上述消息为真,那将对我国海上风电行业造成极大的打击,已经核准未开建项目或将搁置开发、核准延期。而根据规定,核准后两年内未开工项目,需要重新核准并按照新核准年份重新参与市场竞价,况且从2021年开始,所有风电项目都将取消补贴,海上风电电价将近腰斩。


欧洲海上风电发展相对领先,其近期招标项目的中标电价已经大幅下降,欧洲在海上风电领域走出了一条可供借鉴的降本之路。国内海上风电的技术进步速度较快,长期的发展逻辑清晰,具有较大的降本潜力。


但我国海上风电不少新的技术和产品尚处于应用的初期阶段,其可靠性仍需更长时间的验证,不排除个别新产品会出现质量问题风险。按照现在的退补速度,大批海上风电相关企业将如同光伏企业一样面临生死困境。


光伏平价上网项目大增


与风电行业的突击核准不同,光伏行业众人都在翘首以盼。


2018年的光伏”531新政“给近年来高速发展的中国光伏产业踩下一脚“急刹车”,要求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这让大部分光伏企业感觉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资本市场和媒体均称其为“史上最严光伏新政”。


此前,中国光伏行业一直处于高速超规划发展阶段。清华大学科技与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启迪清洁能源研究院副院长何继江曾表示:


2017年光伏新增装机53GW,已经把十三五的目标提前完成了,把原计划的补贴也全部用完了,以后的光伏政策是要坚绝控制带补贴的光伏规模。


1月28日,国家能源局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表示:


2019年将继续推动光伏产业发展,光伏发展将分成有补贴和非补贴两部分管理。


目前,所有光伏人都在等,等2019年有补贴的光伏政策出台。但即便出台,前面仍有大批手续齐全、尚未开工建设的项目正在排队,想进入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何其艰难。


对于不需要国家补贴的光伏发电项目,将按1月9日发改委和能源局下发的《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规定执行。其实早在去年8月,国家能源局就下发了《关于无需国家补贴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函》,提出对于不需要国家补贴的项目,在落实土地和电网消纳条件的前提下自行组织实施。


2018年12月29日,由中国三峡集团新能源公司投资建设,总装机规模500兆瓦,占地771公顷,总投资约21亿元的平价上网光伏项目在青海格尔木正式并网发电,这是国内首个大型平价上网光伏项目。


据了解,目前已有多家光伏企业着手储备地面平价上网项目资源,全国已经有超过20GW项目开始“跑马圈地”。


在新一轮的圈地运动中,山东、山西、河北、内蒙、辽宁等北方省市成了平价项目开发的热点区域,苏北、安徽等中部地区也受到关注,甚至连广东、广西等南方地区都在着手规划平价项目。从体量上看,单体100MW的项目已经算是“小”项目了。


也有部分企业在光伏领跑基地申报和平价上网示范基地申报中犹豫,他们在担心:


如果新一轮领跑基地企业优选的竞争激烈到投标电价甚至低于当地燃煤标杆上网电价,那么还不如直接做成平价上网示范基地。


同时,那些手续齐全、仍在观望的“黑户”项目,或将在进入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无望的现实下,大批转向平价上网项目。


无补贴时代已经到来


近年来,我国风电、光伏装机规模持续扩大,技术进步不断加快,发电成本大幅下降。截至2018年底,全国风电、光伏装机达到3.6亿千瓦,占全部装机比例近20%。风电、光伏全年发电量6000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量接近9%。2017年投产的风电、光伏电站平均建设成本比2012年分别降低了20%和45%。


1月22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的定时定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


在资源条件优良、建设成本低、投资和市场条件好的地区,风电、光伏发电成本已达到燃煤标杆上网电价水平,具备了不需要国家补贴平价上网的条件。


财政激励一直是我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从2006年开始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是补贴资金的主要来源,但自2012年以来,受各种因素影响,补贴资金每年都存在缺口,且逐年扩大。


1月8日,在全国政协第十一届中国人口资源环境发展态势分析会上,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党组成员綦成元介绍: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累计已超过1100亿元。


所有可再生能源的补贴都来自这个基金池,风电、光伏由于规模的持续扩大,在其中占了大头。所以只有风电、光伏退补,基金缺口问题才有望解决。


之前光伏行业的超规划抢装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国家若对本次海上风电”抢核准“视而不见,风电行业必将重蹈光伏行业覆辙。李海涛表示:新能源行业内的个别行为是导致国家层面加快去补贴的重要原因,争先恐后扑上来薅补贴的最后一把羊毛,只会把行业推入深渊。


在仅剩的补贴期限内,在有限的补贴额度下,如何最大化发挥补贴作用,扶持真正具备技术实力的设备企业,通过研发与创新,驱动技术进步和成本下降,才是全行业应该深入思考并一致行动的方向。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