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武强:“去煤化”时机未到
来源:中国能源网 | 0评论 | 494查看 | 2018-08-09 10:31:45    
       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顺应世界能源发展大势,我国能源发展围绕“四个革命、一个合作”,不断推动能源消费、供给、技术和体制革命,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正在探索一条绿色低碳发展道路。我国能源发展的基调已定,目前存在哪些问题?如何解决发展中的矛盾?为此,记者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武强。

  “去煤化”还不到时候

  记者:目前我国能源供给概况是怎样的?

  武强:目前我国可以进行商业性大规模开发供给的一次性能源中,除煤炭外还有五大类:天然气、原油、核电、水电、新能源。

  根据2016年数据,我国传统天然气产量1371亿立方米,折合标煤大约1.8亿吨,进口量721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达到34.5%;石油产量近2亿吨,相当于2.8亿吨标煤,对外依存度高达65.5%;核电装机容量约3300万千瓦,发电量约2100亿度,折合标煤0.26亿吨,核电所用的放射性铀资源对外依赖度高达85%;

  水电装机容量理论上可以发展到7亿千瓦,但技术上合理、经济上可行的装机容量只有4亿千瓦,目前已开发3.4亿千瓦,发电量约1.2万亿度,折合标煤1.5亿吨;地热能、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和海洋能等可再生新能源目前产量折合约1亿吨标煤。

  记者:也就是说除煤炭外的能源供给量不到7.5亿吨标煤。

  武强:对!2016年煤炭原煤产量34.1亿吨,煤炭供给占到我国整个能源比重约70%。这说明了什么问题?相对富煤、贫油、少气、缺铀是我们的能源“家底”,资源禀赋决定了能源供给情况。

  因此,针对“革煤炭的命”的口号,我想说的是,现在还不是革其命的时候,而是要解决煤炭在开发生产、消费利用过程中的问题,不能因为存在问题就谈“去煤化”。

  未来能源保供压力大

  记者:您如何评价我国的能源发展状况?

  武强:从能源消费方面看,我国的能源需求很大。我国GDP产值已稳居世界第二,需要能源支持。此外,2011年我国人均一次能源消费量仅为2.6吨标煤,美国约为11吨标煤,日本、韩国的人均一次能源消费量则在6吨标煤左右。

  根据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宏伟发展目标,到2050年我国要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化强国。为实现这个目标,我国人均一次能源消费量至少要比2011年翻一倍,达到5.2吨标煤,这就需要每年再多生产约30亿吨标煤能源支撑。也就是说,我国能源发展还有很大的改善和提高空间。

  记者:目前来看,实现这一目标存在哪些压力?

  武强:到2050年我们是否能再多生产这么多能源,以目前状况来看,答案是否定的。我国能源禀赋不够,因此,战略目标和能源供给矛盾尖锐。此外,我国面临的生态环境压力很大,土壤、大气和水环境污染等状态亟需改变,还有来自全球气候变化带来的压力。根据中美气候协议,我国承诺到2030年碳排放达到峰值,这就要求我们坚持绿色低碳的战略方向,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

  开源节流,打造煤炭工业升级版

  记者:如何化解矛盾、解决这些问题?

  武强:这些是发展目标与能源短缺、生态环境和气候约束条件下的矛盾。我认为,可以通过三条途径来解决:开源、节流、打造煤炭工业升级版。

  记者:如何开源节流?

  武强:开源主要包括四方面:加强非常规天然气开发;加快可再生新能源发展,目前投入力度很大,但也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储量非常丰富的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和干热岩资源的开发也值得期待;此外,要注重氢能等清洁能源的开发利用,特别是氢能燃料电池汽车和氢能燃料电池发电。

  节流主要包括三个内容:一是提高能源效率。2016年我国每万元美金GDP消耗3.7吨标煤,世界平均值为2.6吨标煤,美国仅为1.8吨标煤。提高能效利用率,就可以解决实现目标的问题。虽然能效提高多次被强调,但提高的幅度很小,提升空间很大。

  二是浅层地热能的利用。它在给建筑物供热制冷方面具有巨大的潜在作用。目前供暖方式是大城市靠燃气、小城市和农村烧煤。煤炭和天然气燃烧温度高,属于高品位能源,而建筑物供热制冷仅需低品位能源即可解决,这造成了高品位能源的极大浪费,且污染了生态环境,增加了全球的碳排放总量。

  三是光伏建筑一体化技术。这是一种将太阳能发电产品集成到建筑上的技术,光伏组件不仅可为建筑物提供能源,而且是建筑物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屋顶、外墙和窗户等。

  记者:打造煤炭工业升级版需要在哪些方面发力?

  武强:煤炭有更好的增值途径,不能仅仅作为燃料使用,更应开发其原料属性。打造升级版主要应该解决六大问题,包括煤炭开发过程中的绿色、安全、职业健康、回采率和使用消费过程中的清洁、低碳问题。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