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业务踩雷恒大、光伏业务遭问询;一年亏掉15年全部利润的嘉寓股份如何自救?
发布者:admin | 来源:华夏时报 | 0评论 | 897查看 | 2022-05-24 11:33:29    

赶上光伏新风口的嘉寓股份(300117.SZ),怎么也没料到2021年的净利润会折在地产行业的危机上。


按照嘉寓股份4月29日发布的年度业绩报,因门窗幕墙业务受恒大地产流动性危机影响,2021年净利润亏损13.48亿元,同比下降1767.76%。综合上市以来数据,仅2021年一年的亏损,便超过了其15年以来的全部净利润。


而由于巨额亏损,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也在5月13日向嘉寓股份发去了问询函,其中,对于嘉寓股份的门窗幕墙业务+光伏业务两头抓,但是两头都遇到问题,创业板公司管理部更是长文对其收入划分“刨根问底”。而《华夏时报》记者也获悉,由于踩雷恒大地产,嘉寓股份的诉讼案也在增加。


那么,面对全年亏损严重的门窗幕墙业务和尚在拓展期的光伏业务,2022年嘉寓股份又将采取什么样的举措呢?对此,在5月19日嘉寓股份举办的2021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嘉寓股份的董事、总经理付海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22年,公司将继续秉承“稳健经营、防范风险”的方针,优化业务结构,主攻新能源市场。


一年亏掉15年总利润


2010年,嘉寓股份在深交所上市,虽以门窗幕墙业务为主,但随着建筑节能的发展,嘉寓股份目前形成了两大主营业务,分别为节能门窗幕墙业务和以光伏为主的新能源业务。从嘉寓股份的业务结构来看,主要收入来源也同样集中在两大主营业务,具体包括门窗、幕墙、光伏收入、光热+以及智能设备收入。


但天有不测风云,嘉寓股份作为国内首家节能门窗上市的企业,却在2021年遭到了重创。


据业绩报显示,2021年全年,嘉寓股份在营收、净利润双下滑的情况下,应收账款余额达到了22.68亿元,计提各类减值损失合计约13.08亿元,其中计提信用减值损失8.46亿元,计提资产减值损失4.62亿元。


对于业绩亏损,嘉寓股份将其归为了被部分地产客户所拖累。嘉寓股份还特别说明,称受恒大集团债务违约风险影响,恒大集团及其成员单位开具的商业承兑汇票已大面积违约,公司不能如期收回对该客户的到期应收款项。


而据东方财富网显示的嘉寓股份财务数据来看,自2006年至今,嘉寓股份的年净利润均未有超过或等于1亿元的情况,计算2006年-2020年间15年的总净利收入为11.44亿元。等同于,2021年全年的业绩亏损直接覆盖此前15年间的盈利。


实际上,纵观2021年全年家居行业的企业表现,存在不同程度的业绩波动,其中也不乏企业因恒大地产而出现业绩亏损甚至是流动性问题,但类似嘉寓股份受如此大“内伤”的并不多见。


中国家居、设计产业互联网战略专家王建国就曾在5月11日记者采访类似问题时向《华夏时报》记者提醒道,类似与房企捆绑较深的装修企业,以全装修企业为代表,在目前的市场情况下需要将集中合作的占比尽可能降低。“一旦家装企业‘入戏太深’,与某些房企合作比例占比过高,那这个风险会在比较长的时间里面一直存在。”王建国向记者提醒道。


监管部门6大项问询函


不仅是净利润的亏损,报告期内嘉寓股份的现金流压力也不容忽视。


报告期内,嘉寓股份的货币资金账面余额同比减少50.84%,为1.69亿元,其中,包括受限货币资金8239万元。资金余额减少,短期借款却在增长,对应期末余额8.32亿元,同比增长31.73%,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7945万元。


而嘉寓股份业绩核心数据异常变动,也引起了有关监管部门的关注。5月13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嘉寓股份发出了包含6大项的年报问询函,对其2021年全年业绩营收、业务划分收入等诸多问题进行刨根问底式问询。


其中,包括要求嘉寓股份说明公司建筑装饰业务、光伏产业链相关业务、光热业务收入确认方式和依据,说明关联采购、销售价格的定价依据及公允性,逐项列式受限货币资金情况,补充说明诉讼冻结款项的具体情况等内容。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相关部门还针对嘉寓股份业绩报中提到的负债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期末货币资金等多项核心财务数据真实性和充分性提出问询。


据悉,截至2021年年末,嘉寓股份应收账款的账面余额为22.68亿元,坏账准备为11.6亿元。其中,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账面原值10.7亿元,同比增长44855.33%,坏账计提比例70.11%,按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账面原值11.95亿元,同比减少10.02%。


此外,嘉寓股份5月16日还公布了有关公司累计诉讼的公告,显示公司连续12个月累计诉讼事项金额合计3449.69万,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4.49%。


而从2021年年报来看,嘉寓股份全年因被告涉及的诉讼超150起,累计涉诉金额2.59亿元,其中存在多笔借贷合同纠纷。报告期内的计提预计负债7992.99万元,同比增长14173.19%。而这一数值的激增也同样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问询函中要求嘉寓股份说明公司报告期预计负债的计提依据及充分性,以及相关诉讼对公司未来财务数据可能产生的影响。


按照问询函要求,监管部门要求嘉寓股份5月20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并对外披露,同时抄送北京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但截至当日下午收盘,嘉寓股份暂未有相应公告更新。收盘股价跌幅2.4%,报4.06元。


发力新能源能否生效?


《华夏时报》记者在其业绩说明会上获悉,2022年,嘉寓股份将主攻新能源市场。


嘉寓股份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黄秋艳在业绩说明会上也透露,2022年嘉寓股份将结合国家光伏建筑一体化的政策指引,充分发挥产业布局优势,利用在建筑节能和新能源方面的技术积累,在完成原有储备EPC总承包项目的基础上,积极拓展新的光伏、风电EPC项目;围绕国家乡村振兴目标,有序拓展光热+清洁取暖业务。


据悉,嘉寓股份的光热+清洁取暖项目的目标省份,主要为通过申报的北方试点地区,最近3年内约计60余个城市(包括2022年的25个城市)在合适的光热+系统产品适应的省份。


按照嘉寓股份董事长田新甲在业绩说明会上的表述,2022年嘉寓股份预计实现合同额70亿元,其中新能源合同额60亿元,门窗幕墙合同额10亿元。


只是,从实际情况出发,嘉寓股份的赛道切换并不是件易事。


2021年全年,嘉寓股份的建筑装饰业务收入约为9.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69.28%;同期光伏产业链相关业务收入仅为2.64亿元。并且截至2021年年底,嘉寓股份的光伏产业链相应毛利率依旧为负,为-8.71%,同比减少8.44%。2020年同期为-0.22%。


综合来看,嘉寓股份2021年的收入大头依旧为建筑装修业务,而发力研发要求较高的光伏,则意味着更大的成本开支,也存在因业务战略调整带来的收入不确定因素。


眼下,光伏赛道本土企业之间的竞争也愈演愈烈,嘉寓股份能否占据一席之地仍充满了不确定性。不过,董事、总经理付海波在业绩说明会上说道,“因光热+清洁取暖属新兴行业,同行业在同一区域、市场直接竞争的公司,行业协会信息显示,公司是行业内承接光热+清洁取暖项目单体合同额最大、累计合同额最大的公司。”


那么,面对当前的形势,嘉寓股份将通过哪些措施补救恒大业务的“窟窿”,又将如何平衡门窗幕墙业务与光伏业务发展呢?为进一步了解具体情况,《华夏时报》记者5月20日致电了嘉寓股份证券部,接线人员向记者表示,针对具体情况5月19日业绩说明会上已有部分解释,其他内容请关注公司年度业绩及相应公告。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