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光热生死浮沉录
发布者:admin |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2750查看 | 2018-12-10 09:09:12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官景栋没有想到,他倾尽全力的光热事业竟折戟天津滨海。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这是他这一生中栽的最大的坑。


官景栋是天津滨海光热发电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滨海光热)的董事长,这家民营光热企业的灵魂人物。


滨海光热与天津滨海正式结缘于2014年9月,四年之后的今天,滨海光热深陷债务泥沼,游走于生死边缘。而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在滨海光热看来,竟是因为政府的单方违约。


结缘滨海


官景栋是光热行业中少有的情怀与魄力兼具的企业领导者,他曾经写下“破釜沉舟能换秦关易楚,衔枚疾进当一骑绝尘,不然怎当光热伟业”这样的词句来表达自己的光热雄心。


2010年,官景栋执掌下的深圳市核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决定进军光热,其由此投资设立的深圳市金钒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钒能源)在此后几年内迅速发展成为光热发电行业力推熔盐槽式技术的代表。


经过约两年的前期准备,2013年9月12日,金钒能源为其甘肃阿克塞50MW熔盐槽式光热发电项目举办开工仪式,欲图以该项目为起点,实现熔盐槽式光热发电技术的商业化破局。


但彼时的国内光热发电产业链基础非常薄弱,难以支撑阿克塞项目的建设,为完善供应链,打通成本降低甬道,官景栋选择了引进消化国外技术实现国产化的路子。


此后,官景栋开始了光热发电技术研发与产业化生产基地的规划布局。在与深圳、东莞、广州、西安、北京等多个地方政府进行对接之后,2013年12月,官景栋与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简称滨海高新区)开始接洽。


据滨海光热总经理苏坚健回忆,时任滨海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王威当时强调,只要金钒能源来滨海高新区投资,其马上可以提供土地和相应的产业配套扶持政策,共同打造光热发电技术研发与产业化基地,培育光热发电产业集群。


在最终项目落地何方的综合权衡中,滨海高新区对该项目给予的重视和优惠扶持政策打动了官景栋。


2014年8月,深圳市核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与滨海高新区签订投资协议,圈地580亩,总规划投资高达45亿元,计划在天津建设具有国际领先水准的光热发电技术研发及产业化基地。


2014年9月,滨海光热正式成立。


2015年5月,天津滨海光热产业园在天津滨海高新区正式开工建设,时任滨海高新区主任倪祥玉在开工仪式上表示,“未来我们将可以看到国产化的领先的光热产品在这个地方实现生产,这里将可能成为光热发电整体解决方案的一大基地。”


官景栋的设想是,在天津滨海打造光热发电的全产业链,包括集热、储热、换热、发电等全套设备的生产制造及一个世界级的光热发电研发中心。最终实现在这里下一份订单就能建设一个完整电站的目标。通过天津的生产基地布局下游,实现供应链开发。通过在甘肃、青海等地大规模布局光热电站发展上游,实现对供应链的消化,以此形成一套闭环的光热产业链运营系统。


支撑官景栋这一宏伟梦想的基础是他绝对看好光热发电产业的发展潜力,以及对其主导的熔盐槽式光热发电技术的充分信心。滨海光热由此也快速成为光热发电产业一个特别的存在。信心、决心、气魄、胆识,这些词不仅仅成为人们注脚滨海光热的惯用词,甚至由此影响着相关业界对光热产业的态度。


资金阻障


资金成为滨海光热实现其光热伟业的最大阻障,总计45亿元的计划投资额,如此大的一笔钱,哪里来?这也成为不少行业人士彼时对滨海光热的主要质疑点。


官景栋的计划是通过发行产业基金完成资金筹集。根据双方签订的投资协议,滨海高新区和滨海光热将共同发起成立一支规模达40亿元的光热发电产业发展基金,通过该基金的运作,来解决该光热产业基地建设的资金问题。基金初期募集规模25亿到30亿元。


2015~2016年间,滨海光热一边推进产业基地的建设工作,一边推动产业基金运作。时至2017年底,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天津生产基地逐步形成了一定的生产能力。其从意大利Reflex引进的超薄反射镜生产技术在这里实现了本土化,从瑞士SREA引进技术的跟踪系统生产车间也投入运行。


但由于种种原因,其规划设立的光热发电产业发展基金最终胎死腹中。产业基金的计划流产成为滨海光热的第一道坎,但好在公司尚有资金储备,彼时并未对公司发展产生致命影响。


在此期间,滨海光热还在甘肃阿克塞投资8500万元建设完成了我国首个800米高温熔盐槽式光热发电测试平台,实现了对熔盐槽式技术的系统集成实践。2016年9月,阿克塞50MW熔盐槽式光热发电项目成功入选国家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


通过示范平台的建设验证了技术的可行性,滨海光热亟待全面启动阿克塞光热示范电站的建设,以期在2018年底前并网投运,实现其建成第一个商业化电站的小目标。


一边是天津产业基地的建设亟需输血,一边是阿克塞电站的建设亟待资金。三年多来,在自有资金逐步耗尽的情况下,滨海光热必须尽快解决钱的问题。


2016年7月,滨海光热与滨海高新区达成共识,由滨海高新区组织发起天津滨海光热发电技术研发与产业化基地PPP项目,寻求以PPP项目运作来帮助解决部分资金问题。


2016年10月,财政部发布《关于联合公布第三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加快推动示范项目建设》的通知,公布第三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名单,该项目成功入列,成为PPP项目历史上唯一一个光热发电项目。


4亿贷款


滨海光热可望籍PPP项目的实施,由原来的重资产经营模式转型为轻资产经营模式,由社会资本和政府资本合作建设滨海光热产业基地,滨海光热转为以租赁方式使用园区的土地、建筑等设施,盘活部分资金。


天津滨海光热发电技术研发与产业化基地PPP项目的成功入列让这一设想具备了实现的基础条件,滨海光热在资金困局中长舒了一口气。


2017年7月,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简称中建六局)中标该PPP项目,中标额20.22亿元,作为社会资本方参与项目投资建设和运营,由滨海高新区指定国有公司天津高新博华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高新博华)与中建六局按33.33%和66.67%的比例出资成立项目公司(SPV),注册资本金6.22亿元,中建六局出资4.15亿元,政府出资代表高新博华出资2.07亿元。


按照计划,该项目公司SPV成立后,将优先收购滨海光热已投入的产业基地资产。苏坚健称,滨海光热已投入的资产价值在6亿元左右(包括土地费用约2亿元,工程费用约4亿元)。如果顺利实施,滨海光热可解套约6亿元资金,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其资金困局。


中建六局也在2017年7月24日发给滨海高新区投资促进局的一份关于《关于天津滨海光热发电技术研发与产业化基地PPP项目相关事宜的函》的回复函的文件中承诺,积极协助PPP项目使用者滨海光热解决目前生产经营所需资金,收购滨海光热资产的对价金额不少于5亿元(以最终政府审计为准)。


鉴于PPP项目的落地,在项目融资问题并未完全解决的情况下,滨海光热在2017年间开始大力推动阿克塞50MW槽式光热示范项目的建设工作。


但PPP项目的执行需要时间,周期较长,而滨海光热对资金的需求非常迫切,为此,2017年7月,滨海光热、滨海高新区、中建六局三方火速和华融凯迪绿色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融凯迪)达成协议,由华融凯迪向滨海光热发放一笔4亿元的过桥贷款,贷款期限12个月。该笔贷款随后于7月28日通过民生银行发放。协定贷款期限届满时一次性偿清。


这笔贷款之所以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到位,其主要原因在于滨海光热承诺与PPP项目公司达成交易,以不低于5亿元的对价转让光热园区相应资产。同时,滨海高新区也在出具的《关于天津滨海光热发电技术研发与产业化基地PPP项目相关事宜的函》中承诺,项目公司于2017年12月30日前按相关合同约定融资到位,优先收购滨海光热相应资产。而中建六局也在上述回复函中作出了对应承诺。这意味着该PPP项目的核心资产成为该项贷款的抵押物。


这笔贷款在2017~2018年度也大部分被投入到阿克塞50MW光热示范电站的建设中去,以争取在2018年底前并网投运,拿到国家光热示范项目1.15元的电价。


陷入危局


但官景栋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他寄予厚望的PPP项目竟近于夭折,而导致这一恶果的主要原因则出自其友好合作多年的滨海高新区方面。


滨海光热表示,在滨海高新区与中建六局签订PPP项目合同并上报国家财政部该PPP项目已处于执行阶段后,却迟迟没有实质入股PPP项目公司的行动,致使SPV公司无法运作,后续工作无法开展。


PPP项目未能执行导致的骨牌效应迅速发酵,滨海光热陷入资金危局,4亿元过桥贷款无法偿还。


2018年7月11日,债权方华融凯迪一纸诉状将滨海光热及其旗下数家子公司、官景栋以及滨海高新区告上法庭。


华融凯迪请求法院判决滨海光热偿还贷款及对应利息、罚息共计4亿1200多万元,请求判决滨海高新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华融凯迪在诉状中表示,滨海高新区违背其承诺,拒不注资设立项目公司,导致中建六局在4.15亿元资金到位的情况下无法运作SPV公司,无法收购滨海光热资产以将款项偿还原告,导致原告的债权无法实现。


2018年7月23日,华融凯迪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2018年8月2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出具了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滨海光热及官景栋名下相关资产,限额与华融凯迪申请额相同,查封滨海光热园区各项目土地使用权和在建工程。


124.jpg

▲ 已投产的反射镜工厂被迫关停


滨海光热至此深陷债务泥沼,甘肃阿克塞光热示范电站全面停建,天津滨海光热产业基地停产,公司大规模裁员80%以上,承包商、供应商欠款无力偿还。


生死隘口


在华融凯迪诉诸法院之前,滨海光热一度希望通过各种努力尝试将PPP项目拉回正轨。


2018年4月,滨海光热向天津市纪委、监察委等部门实名举报滨海高新区管委会主任王盛不作为,阻碍国家政策落实,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给政府形象造成恶劣影响。


王盛于2017年4月调任滨海高新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在其任职期间,正是PPP项目执行的关键阶段。


滨海光热在举报信中阐述:王盛任职后,对以前引进的企业不管不问,尤其过分的是在高新区两委确定的国家财政部PPP项目上不作为。因王盛新官不理旧账,拖沓至今不推动PPP项目已造成重大恶果,并可能导致项目中断,在建重大工程烂尾。


3个月后的2018年7月,天津市委决定对王盛等8名市管干部不作为不担当问题进行严肃问责,免去倪祥玉高新区工委书记职务,免去王盛高新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职务。


但滨海光热赖以回生的PPP项目并未因此起死回生。2018年9月,滨海高新区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请求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将此案移送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至今悬而未决。


而关于本案的判决结果,是否能如滨海光热预期,责令滨海高新区履行承诺完成PPP项目公司股权结构,保证注册资金到位,用于偿还债务,仍存较大不确定性。


在PPP模式的发展史上,政府违约失信是造成PPP项目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天津滨海PPP项目政府违约并非个案。


民企之殇


官景栋的光热伟业起于天津滨海,却眼看着又要亡于天津滨海。


五年来衔枚疾进,在天津、甘肃等地累计投入资金合计高达20亿元,今天却因为这4亿元贷款无法偿还而全面停摆。


一场政府和社会资本的联姻,一例典型的PPP项目违约事件,导致今日之残局。


这扼杀了一个民营企业家的梦。一个光热行业少见的、有梦想、有气魄的企业领导者,折戟于此,难免令人唏嘘不已。


不得不说,光热发电这样一个尚未真正成熟的行业,真正缺少一批敢打敢拼的企业家,官景栋的倒下,是这个行业的损失。


而在当前的经济大环境下,这是一个企业的失败,也是当代民营企业的悲哀。


习近平主席在此前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强调,当前一些民营经济遇到的困难是现实的,甚至相当严峻,必须高度重视。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把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要求落到实处,把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作为一项重要任务,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关心民营企业发展、民营企业家成长。


官景栋显然并未感受到来自政府的关心,如今的他,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孤立无援。


时至于此,一个宏伟梦想,一场政企联姻,看似即将走到谢幕之时。如果这内心还能燃起希望,这希望必然只能源于天津滨海。


注:滨海光热已承诺对本文所述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