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English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CSPPLAZA光热发电网 首页 资讯 财经 查看内容

光热行业商业化发展拉开帷幕

2016-12-5 10:25| 发布者: crystal| 查看: 513| 评论: 0|来自: 东方财富网

      随着光热电价政策的出台,首批入围的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相继进入开发和建设阶段。光热行业商业化发展拉开帷幕。

  “光热发电技术门槛和项目建设资金要求较高,光热行业不会出现像光伏行业起步期的‘一窝蜂’现象。未来光热行业将逐步取代部分火力发电,规模化、集中式新能源基地将占据行业主导”。中海阳(430065)实际控制人薛黎明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公司50MWe槽式光热发电项目为此次20个入围示范项目之一。

  将取代部分火电

  记者:作为重要的清洁能源利用,光热产业的发展趋势如何?

  薛黎明:从目前的情况看,光热发电不能确定未来5年或10年是否会成为基荷能源,但相比3至5年前,光热离担当基荷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接近了一步。

  如果此次20个示范项目到2018年底有60%以上能够顺利运行,光热发电产业将掀开一个新篇章。

  2002年我开始关注光伏发电。以前人们觉得太阳能只能洗澡,没想到还能发电。2006年到2008年,业界对中国是否能投建光伏电站争论不断。2008年,云南发改委规划建设一个66兆瓦光伏电站,云南电投、无锡尚德、上海电气(8.420,0.00,0.00%)和中海阳相继加入项目组。电站建设随后相继开启。2011年光伏标杆电价发布后,光伏行业迎来了爆发式增长。

  目前光热行业启动情况相当于2004年至2005年光伏行业的发展情况。按电站的全面开建来看,光热行业相当于2008年至2009年光伏行业的建设情况。

  记者:未来新能源基地与火电的关系怎样?相比于光伏,光热发电的特点有哪些?

  薛黎明:新能源基地未来将完全脱离火电,光热发电将逐步取代部分火力发电,这一比例会越来越高,火力发电占比将逐年下降。一方面,新的火电机组很难上,一些老机组也会“关”、“停”、“并”、“转”。同时,光热发电、光伏发电、风电、生物质发电以及这三者融合在一起的新能源供给份额将越来越大。单纯的光伏发电,难以取代部分火力发电,因为光伏发电晚上无法进行。同时,光伏发电、风力发电要调峰。相比之下,光热发电比常规的光伏发电更有优势,光热发电将白天多余的热量进行存储,晚间再用存储的热量进行发电,这样能保证光热发电的连续性。

  光伏发电与光热发电同属太阳能发电技术。光伏发电是将太阳能直接转变为电能,即“光——电”转化;光热发电则是将太阳能集热后通过换热装置加热水产生蒸汽,然后驱动传统的汽轮发电机产生电能,即“光—热—电”的转化。光伏发电缺乏储能能力,发电存在间歇性,给电网造成压力;光热发电则拥有相对成熟的热存储技术,晚上也可以蓄热发电,在并网友好性上远优于光伏。其中间环节产生的热能,还可以用于供暖,实现热电联供。

  虽然光热发电具备种种优势,但因其对技术和投入要求较高,在电价政策未明之时,大多数企业不敢放手投资。而提早布局光热发电的企业,都是对行业前景看好,并需要有一定的勇气。

  行业发展门槛高

  记者:怎样看待“十三五”期间的光热产业发展?国内光热市场商业化何时成熟?

  薛黎明:2009年至2010年,光伏行业出现了一波火热行情。不过,2012年至2013年,70%至80%的非专业企业相继转型。

  行情火热时,有些企业通过购买生产线、原材料就可以做光伏,但这种情况在光热行业不会出现。光热发电行业门槛高于光伏,且需要一定时间的技术与人才积累。具体看,作为业主方,进入光热发电行业至少需要10亿元;即使业主有足够资金,但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如何做决断并不容易;即便引进专业人才,至少在近两年,对是否投资光热行业,业界依旧会有争议。因此,对非专业类决策者来说,判断行业前景依旧是个难题。

  从设备供应商角度看,光热主设备投资以亿元为单位起步,而光伏有的起步可高可低。一家做光伏的公司有300万元至500万元资金,可以做组件;3000万元至5000万元资金可以做电池片,3亿元至5亿元的资金可以做硅片,10亿元资金可以做硅液等。在光伏产业链中,可以根据资本的多少来进行产业链切分做业务。而在光热产业则不行。目前光伏上市公司有几百家;而5年后,光热行业的上市公司会比光伏少10倍,5年后能在光热领域具备影响力的上市公司不会超过10家。

  我认为2016年光热发电行业大幕拉开,2017年至2018年为行业观望期,2018年底正式启动,2019年步入较成熟的市场化。2019年以后随着产业化进程推进、成本下降,光热电价将较大幅下降。当然,眼下还是要对示范项目稳扎稳地做好。

  光伏的补贴可以追溯到2009年,光热的补贴发放从2018年开始,光热后续的补贴时长比光伏要短,因为光热产业相对理性些。在环保政策的助推下,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的占比未来肯定越来越高。

  技术路径各有优劣

  记者:从光热发电的产业链看,各环节发展情况如何?技术路径如何看待?

  薛黎明:从企业角度说,我们做的准备已比较充分。但在示范项目建设过程中,相互配合与产业配套上还存在一些问题。在光热产业链上,主设备分为三个岛,即太阳能岛、常规岛和储热岛。而太阳能岛中包括聚光镜、集热管、支架和跟踪系统。我们公司主要是光热发电镜场设备制造和系统集成商,属于太阳能岛这个部分。公司在成都成立全资子公司成都禅德,主要生产太阳能聚光热发电镜场设备。

  上述三个部分国内都有企业做。比如,太阳岛部分中的集热管国内有8、9家公司生产;而常规岛和储热岛技术上也没有问题。不过,与西门子等国外企业相比,国内技术仍稍低一些。

  现在的问题主要是,示范项目建设过程中的相互配合和产业配套,电网接入层面可能也会遇到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好电网配合、土地与地方政府部门各环节可能遇到的问题,从而保证示范项目有序推进。

  在20多个示范项目中,有塔式、槽式、菲涅尔式项目,各种技术路线各有优势劣势。未来3至5年后,这三种技术可能融合发展,将各自的优势融合成一种新技术。这也是未来光热发电技术的大方向。

      记者:光热电价的出台能够多大程度的推动光热产业发展?

  薛黎明:光热标杆电价的出台,对产业而言是发令枪。但未来能推动到什么程度,产业最终发展规模如何,一方面出资方、业主方、建设方、科研院所要相互支持,相互包容,凝聚力量共同推动产业发展。在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除了技术保密外,企业之间应先共同把产业做起来。另一方面,控制好调试成本,做好运维,保证到2018年底,半数以上示范项目顺利推进,保证发电量,产业才能走得更远,光热产业才算步入正轨。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