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于电价的西班牙VS兴于电价的中国
发布者:本网记者Jennifer |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3177查看 | 2016-11-29 15:24:00    
  ——专访西班牙光热技术专家José Manuel Suarez和Marco Antonio Carrascosa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当摩洛哥、南非、中国等光热新星冉冉升起的时候,曾经的光热发电霸主西班牙却提前衰落,甚至一蹶不振。

  转折的关键节点是在2013年,该国政府宣布FIT补贴正式废除。并于2015年明确宣布“不加入国际太阳能联盟”,西班牙就这样“亲手杀死了本国的太阳能产业”。而该国政府对太阳能发电产业的消极态度,很大程度上导致了Abengoa等光热发电巨头走向破产边缘。那么,新兴的中国光热市场如何以史为鉴,以避免重蹈前者的覆辙?

  当前,西班牙的光热公司改变以往的发展路线,转向人才和技术输出为主,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在西班牙本土将再也不会有开发新的光热电站的可能呢?与此同时,很多西班牙技术公司积极表示希望能够参与中国首批示范项目的开发,但往往出现要价过高等问题,那么双方又该如何扫清这些阻碍合作的因素呢?CSPPLAZA记者就此专访了两位在光热领域从业十余年的西班牙技术专家——IMEnergy Power Plants公司的总经理José Manuel Suarez和Thermal Power Engineering (Tewer)公司的CEO Marco Antonio Carrascosa。

  CSPPLAZA:西班牙目前的光热发电行业形势如何?与2012年前相比,变化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José Manuel Suarez:西班牙的第一个光热发电项目约于2006、2007年建成,而最近投运的一座电站还是在2012年。继首批40余个的光热发电站建成后,西班牙政府都没有再开发任何一个新的项目。目前,很多西班牙公司逐步回归光热发电领域,从事的都是技术研发和完善的工作。并且,他们都倾向于开发光资源良好的海外市场,比如像摩洛哥、南非等地来延续光热发电事业。同样,中国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个开发光热发电技术的很好机遇。

图:José Manuel Suarez

  Marco Antonio Carrascosa:在我看来,西班牙光热市场早已今非昔比,大不如之前充满希望了。然而,很多西班牙公司在工程、设计和运维等各方面积累了十分丰富的经验,并实际参与了很多光热电站的开发。换言之,我们充分具备了开发光热市场的能力,但很遗憾西班牙政府的一些举措使我们无法在本国领土范围内大展身手,我们原本希望通过光热发电技术实现发电成本的进一步下降的想法也无奈落空。而西班牙公司更多的是凭借自身在成本控制和技术方面的优势,进入海外市场,并努力在其他市场寻求新的合作机会。

图:Marco Antonio Carrascosa

  José Manuel Suarez:关于将来我们是否会在西班牙本土重新开发光热项目,在情感上,我们是始终愿意的。但这最终还要取决于政府是否会出台有利的政策和条例了。

  CSPPLAZA:从技术创新驱动成本下降的角度来看,对于槽式和塔式,其可能的创新方向分别在哪里?哪种技术的创新空间和成本下降空间更大?

  Marco Antonio Carrascosa:就塔式技术而言,我认为下降成本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研发新型技术,二是扩大市场规模。第一种方法经证明是确实可行的,例如参照内华达州新月沙丘电站可知,我们确实使光场的成本减少了25%。而槽式光热发电技术,我认为和塔式降低成本的方式类似,即在努力扩大市场规模的同时,还要使导热油传热尽快转向熔盐介质。

  José Manuel Suarez:我很认同Marco的观点——要想实现技术创新,市场规模的扩大至关重要。因此还有很多项目亟待我们开发,很多的经验需要总结。另外,混合式发电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发展思路,我们应该尝试着将其他的新能源发电方式和光热发电更好地结合起来。

  CSPPLAZA:在你们看来,全球最具潜力的光热发电市场在哪里?原因是什么?

  José Manuel Suarez:某个光热市场是否具备潜力,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1.当地的直接辐射值(DNI),这也是开发光热电站的先决条件。2.项目所在国家的电网对电量的需求状况和实际消纳能力。3.当地的政策扶持状况。而政府若能在投融资方面给出相关的政策支持,是非常有利的。

  CSPPLAZA:你们如何看待中国光热发电市场?

  Marco Antonio Carrascosa:中国市场发展的很快。尽管这里的太阳辐照资源在世界范围不是最好的,但用来开发光热电站已经足够了。但考虑到电力调配问题,将光热和其他发电方式结合的混合式发电方式应该加以推广,以进一步降低发电成本。

  CSPPLAZA:你们如何评价中国的首轮示范项目开发?对官方给出的2018年底前投运可享受1.15元的电价政策,你们有何评论?结合你们的经验,你们认为本轮示范项目要实现在2018年底前投运,难度有多大?

  José Manuel Suarez:我认为,中国政府给予的光热补贴电价FIT政策对目前的光热发电技术水平而言,是不错的。并且大多数政府都和中国的相同,会规定电站的投运截止日期,如西班牙、美国和南非等。这对项目业主而言是习以为常的。而对中国的首批示范项目业主而言,按规定,他们必须在2年多的时间里建成项目,这一时间确实紧迫,他们除了分秒必争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Marco Antonio Carrascosa:时间十分紧迫,在我看来,这对业主而言是挑战也是绝佳的机遇。而这个电价水平,我认为不是很高,毕竟中国的太阳辐照资源无法与摩洛哥等地相比。

  José Manuel Suarez:我之所以认为这个电价足够好的原因是,这更有利于刺激技术的提升。并且,光热行业从西班牙市场兴起至今已发展了十年左右,所以人们完全可以充分利用过去十年所积累的经验。

  Marco Antonio Carrascosa:既然时间有限,我建议业主能够从国际公司引入一些新技术。同时,建设示范项目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使这些项目能以更好的成本效益建成,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认为政府在时间的要求上应更灵活,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目标。

  CSPPLAZA:如果让你们给出一个预测,2018年底前能成功投运几个示范项目,你们的答案是?

  José Manuel Suarez:我有一个疑问,如果这些示范项目没有在截止日期前建成,届时中国政府是会为他们发布新的电价补贴政策,还是会给他们更多的时间来完成项目?如果要做预测的话,我认为大部分的示范项目都能建成,但需要更多的时间。

  Marco Antonio Carrascosa:我认为以现在的技术发展水平,以及海外的经验丰富的光热企业的协助,很多业主都能够顺利完成项目的建设。但时间紧,恐怕留给基础设计和其他环节的时间会比较少,所以不同于Suarez先生的观点,我认为对一部分项目来说,在2018年年底实现投运困难很大。如果非要说个确切的数字,我认为是70%~75%的项目能如期建成。

  José Manuel Suarez:坦白讲,即使是投身光热行业很多年的业主,要全部建成是很不容易的。但有能力面对这一挑战的国家只有中国。

  CSPPLAZA:你们认为中国要取得示范项目的成功,项目业主目前应该在哪些方面有所提高?

  Marco Antonio Carrascosa:毫无疑问,入围的示范项目业主多数已在光热行业扎根数年,并取得一些成绩。但基于现有电价和限定时间,我建议中国企业应该和海外在工程、设计、建设、运维方面经验丰富的公司建立合作。并且,尽可能地应用新型技术,从而扩大市场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