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声:降光热发电成本不能靠控制采购 关键在于技术创新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3370查看 | 2016-06-29 17:02:49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将高效的碟式斯特林光热发电系统和带储热的槽式光热发电系统进行混合应用,以弥补碟式斯特林系统无法储能、槽式热发电系统效率过低的缺陷,实现更高效的低成本发电,这听起来是一个很新颖的想法,但宏海瓜州100MW碟式+槽式熔盐储热光热示范电站却正在将其付诸实施,在日前闭幕的2016中国国际光热电站大会暨CSPPLAZA年会上,东方宏海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振声向与会者详细介绍了该项目的相关情况。

  提及传闻中1.1元的光热电价,王振声表示:“国家意愿不可违,我们发牢骚也没有用,我们就得想办法优化所有的设计,优化成本,这样才能在市场竞争中把这个项目做好。”他认为,仅降低采购成本不是办法,降低度电成本关键在技术创新。

  王振声认为,现在很多光伏企业由生产商变成了电站运营商,这是一种中国特色的畸形发展。现在有一种趋势,很多制造商都去做电站运营了,真正的运营商就没有市场,为什么?竞争不过制造商。制造商不指着电站挣钱所以更有竞争力,运营商到最后肯定要退出了,这是一种恶性循环,不应该出现的,但是国家政策不改变,对整个产业发展不利。


  下面刊出的是王振声的发言全文。(根据速记和视频资料整理)

  去年我们申请了2个光热示范项目,一个是瓜州100MW碟式+槽式熔盐储热,还有一个是玉门的110MW碟式+塔式熔盐储热。这两个项目都是以混合式发电方式向国家能源局申请的,也得到了甘肃省的认可。这两个项目共同特点是把碟式太阳能热发电和塔式、槽式的熔盐储热结合起来,使可再生能源做到24小时连续发电。

  这个画面是我们现在给泰国生产的420台的订单,要求8月底交货。同时我们又在国外接到了20MW完全使用碟式的项目。

  去年申请的两个项目按照我们这种方式,碟式系统是太阳能发电系统中效率最高、体积最小、重量最轻,而且单位造价比塔式和槽式都低,同时度电成本也最低,在运行过程中还不用水,所以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我们用自主知识产权的碟式系统白天是100%的发电,同时白天我们配备槽式的熔盐储热和塔式的熔盐储热,如果这个地方有燃气就用燃气进行补燃,这样就形成了智能化的电厂。我们根据槽式的经济性定义为50MW的单元,因为槽式大于50MW的一个单元热损失热效率就低了。如果在100MW左右,主张用塔式熔盐储热。这样整个系统可以达到根据电网的要求进行24小时发电,也可以根据电网的要求做16个小时的连续发电,也可以做8小时的调峰发电。100MW的电厂可以达到250MW的调峰,这样就形成了电网互补,也使这两种发电方式能够做到优势互补。

  今天重点介绍一下瓜州100MW碟式+槽式熔盐储热。我们和瓜州县政府签订了300MW,计划3年完成的订单。去年300MW中的100MW申请了国家能源局第一批示范项目。这个地区在东经96.34,北纬40.61,海拔在1200米。距离连霍高速公路14公里,地下水资源也可以,离整个县城还不远。经过各方面考察,特别是县政府、县相关部门给我们确定在这个位置。太阳能资源日照小时数在3362小时,DNI年平均2080。100MW分别由2800台25KW的碟式斯特林和100MW槽式熔盐储热两个子系统构成,峰值发电负荷为100MW。白天碟式斯特林100%负荷运行,槽式熔盐20%—30%负荷根据天气和气象条件调峰运行以保证系统的连续平稳的发电。

  关于机组额定功率和发电模块的选择。因为100MW有几个选择,选择一个模块,也可以选择两个50。我们经过了五个方面的对比,一是查阅了现在实际上光热电站最常用的发电单元是多少,第二,我们也咨询和查阅了国内外用于光热发电的市场比较成熟产品的性价比,也就是说蒸汽发电机多大合适我们也做了调查。第三,我们详细计算了管线的热损失系数及系数的效率。电场过大,特别是槽式,管线的热损失过高,因此如何优化槽式系统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四是我们更注重系统的安装、调试、运行的复杂程度。如果系统过于庞大,出现一点故障对整个系统的影响很大,而且安装调试非常难。我们已经注意到国外的一些大的太阳能光热电站,特别是塔式熔盐电站调试时间要远远大于制造时间和安装时间,电站越大未来的调整和维修停机故障的时间越长,因此我们不主张做过大的单元。

  五是我们计算了系统调整的灵活性、可维修性和经济性。100MW的电场分成两个50MW的模块,系统安全性可以提高50%以上,从这五个角度考虑,最终确定碟式+槽式,槽式部分我们选了两个单元,每一个单元50MW,这也是我们目前在机械制造业,特别是发电行业没有进入常态化的时候,宏海选择的最经济的一种方式。

  关于储热材料的选择,这个争议比较大。储热材料或者储热介质到底怎么选,我们进行了三方面的比较。一是导热油加热以后储热,当然水我们已经排除。二是导热油加热熔盐储热。三是直接用熔盐加热和储热。导热油最高温度是388度,当然现在已经有所突破了,熔盐应该在566度,导热或者是导热材料不同热容比差的很多。热容比低,势必你要求的导热材料比较多,同样容量的热储存。我们选择的储热材料从六个方面去考虑,一是热容比,因为热容比直接影响储热材料的体积和重量,就是影响成本。二是容积大小,选择的导热体热容比小,包括罐子、泵、包括管线都要加大,你的工程就要加大,工程造价要提高。三是储热材料加大以后,储热材料的单价也会提高。四是选择储热材料的时候也要考虑到易燃易爆和污染。五是考虑储热材料日常运行的复杂程度,我们也要充分的考虑和注意原来选用的储热材料是不是有人用过了。

  我们在这两个方面综合考虑以后,最后公司决定选择槽式和塔式储热的话,我们选择熔盐加热直接储热。储热材料选定以后我们就要选择和储热相关的设备,我们要选择什么样的设备,因此我们要解决如果用熔盐的话重点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关于防凝问题,二是熔盐能够畅通的流动还要考虑聚光比的问题。三是储热时间的选择。两个方面考虑,一个是峰平电价,如果不考虑电价,在这个时段你发出的电不值钱,或者不要你的,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我们查了当时甘肃省2014年4月份确定的实施峰谷平分时阶段差异化电价。在0点到8点期间是低谷电价,低谷电价很便宜,这个时候我们的度电成本低于低谷电价不要去发电,不划算。我们要研究储热时间,把0点到8点的时间刨出去。关于储热时间我非常赞同孙院长(指孙锐)提的,储热长短得有根据,没有根据怎么去定。我说6个小时,我说3个小时,或者原来国家能源局提出来上报的项目必须有1个小时的储热,都不是经济的。

  在低谷电价时段一定不要用储的热去发电,不划算。如果是国家给你这个电价,他也会削掉的,不让你发。所以这段时间沉默,不要发电。这是我们选择储热时间的第一个根据。

  二是按照太阳能倍数对度电成本的影响。这个直接影响太阳能储热的时间,在这个曲线上我们计算出,从太阳能的倍数来看2.3倍,储热10个小时是正好的。0点到8点槽式系统不能全停,至少发电30%,相当于2.4小时,加上8小时是10.4个小时,和后面的曲线正好对上。这个时候太阳能的倍数和储热10个小时成本是最低的,瓜州这个项目储热时间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最经济的是10个小时。这10个小时才能使我们的储热达到最优。如果我们选用50MW一个单元,储热材料必须用熔盐,其他效率低。这次开会大家情绪不高,因为低电价、高投入,这个产业很难做的,即使是有人表态,说几千亿、几百个亿也投,这是不行的,违反经济规律,国家意愿不可违,我们发牢骚也没有用,我们就得想办法优化所有的设计,优化成本,这样才能在市场竞争中把这个项目做好。我认为东方宏海选择了几个关键的参数,使我们这个项目能够做到非常好的优化。

  关于项目布局和总体方案。碟式系统的核心技术有两个,第一个就是点聚焦太阳能跟踪系统,这个系统也不简单,我们原来在鄂尔多斯和西班牙是和瑞典cleanergy公司合作。当时在中国找碟式跟踪系统,连设计带制造,没有。我们在这方面公司申请的二十几项国际专利,配套配不上,包括控制策略,包括碟盘的设计,碟盘的整个光学设计全是我们做的,我们和他在鄂尔多斯一举成功,其实这是一个不简单的技术,因为它的跟踪要求是每秒0.5毫弧度的误差,相当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