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地方国资国企改革成效如何?一份报告为你详细解答
发布者:lzx | 来源: 国资小新 | 0评论 | 1391查看 | 2019-04-12 17:16:53    

对于正处在涉深水区、啃硬骨头的国企国资改革而言,2018年是个承上启下的关键年份。


这一年,国资国企改革在“1+N”政策体系搭建完成、十项改革试点多点开花、混合所有制改革加速推进、公司制改制全面转换、国有资本授权经营机制取得重大突破等基础上,直面“两类公司”试点扩围、处僵治困攻坚收尾、“双百行动”综合改革等多项重任。


2018年地方国资国企改革成效如何?近日,《国资报告》刊发《2018年地方国资国企改革分析报告》,这里为您整理分享如下。


沿着深改轨道步步为营,2018年另一层特殊意义在于,国资国企改革进入高质量发展“元年”,加速新旧动能转换、优化结构布局、深挖创新驱动潜力等多重任务叠加,转型升级与深化改革交织,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大。紧抓窗口机遇期迈步高质量,新时代国资国企改革亟待主动突围,动真碰硬。


2018年是国资国企改革的深化之年,是改革质量的提升之年。以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成效衡量改革路径和举措,地方国有经济在复杂多变的外部经济环境中实现了稳中有进,破题高质量发展。以安徽、江西、辽宁等为例,其省属企业2018年利润总额同比分别增长54.3%、33%、40.4%。以2018年地方国企整体利润增幅13.2%为基准线进行比较,这些区域率先成为脱颖而出的改革黑马。


国企改革不乏一马当先的佼佼者,更难能可贵的是改革中不断涌现出的务实奋楫者。记者在梳理观察24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019年度国资监管工作会议公开材料时发现,纵然地方国资国企改革所处阶段和面临问题各有不同、改革举措各有侧重,但以目标为导向,奔着问题而去,多个省份表现出强烈的改革紧迫感,尊重、释放基层首创精神,力求改革举措踏石留印:河南一企一策打响处置僵尸“总攻战”,山西聚焦实现“煤与非煤”结构反转,云南提出构建“1+1+X”国企国资改革发展新模式,以更大力度、更大决心加快国企国资改革向纵深推进。


当前,国有企业改革已然处于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关键阶段。透视地方改革脉络,汇聚基层创新力量,同频共振、共同谱写2019年国资国企改革新篇章。


1.固本强基稳中有进迈步高质量


亮点:江西18户省属国有企业全面实现盈利,收入利润双创历史新高。


贵州净资产收益率、成本费用利润率、收入利润率排名全国省市区国资监管企业第1位。


观察:2018年是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以推动高质量发展、深化国企国资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等为根本遵循,地方国资国企改革在方案制定和路径选择上更加聚焦主业、实业,告别“铺摊子”,专注“上台阶”,以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三轮驱动,夯实稳的基础,突显进的势头。


安徽称得上是地方国有经济高质量突围的一匹黑马。进入新时代,安徽省坚持稳中求进,以提高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为中心,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有序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企业重组整合等举措,省属企业稳中有进、进中提质的态势更加巩固。据统计,安徽省属企业2018年刷新利润历史记录,实现利润总额737.2亿元、同比增长54.3%,其中19户企业利润总额超亿元,3户企业利润总额均超过50亿元,分别为:海螺集团、马钢集团、投资集团,其中海螺集团利润总额达399.3亿元。


除中部地区稳增长力量崛起外,辽宁在牵引东北地区振兴中表现出强劲势头。2018年,辽宁国资国企改革三年攻坚计划初战告捷,较好完成了省政府“重强抓”和省国资委确定的50项重点任务。围绕高质量发展中突出存在的市场化运营机制不完善、国有经济结构布局失衡、历史包袱沉重等短板,辽宁出实招、出硬招,2018年全省地方重点国有企业实现利润总额216.6亿元,同比增长40.4%,收入利润增速分别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2和30.6个百分点。


聚焦短板久久为功,地方国企在区域经济迈步高质量进程中的角色和作用不断凸显。以稳为基调、以稳为大局,2019期待更多国企充当表率,大有作为。


2.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突破性成果


亮点:江苏全年完成“僵尸企业”清理56户,118户“僵尸企业”全部出清,退出劣势企业和低效无效参股投资200多户(项)。


陕西“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已完成移交或签订正式协议率100%,完成移交95.99%


观察:立足国资国企改革全局,以“三去一降一补”为重点内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2018年地方国资国企改革的一条清晰主线。进入改革下半场,所谓动真碰硬就集中表现为要打赢企业处僵治困、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等攻坚战。不因包袱重而等待,不因困难多而不作为,不少地方国资国企改革展示出不畏深水险滩的勇气,给出了立竿见影的举措。


近年来,处置僵尸企业成为广东国企改革一项重要内容。面对这一制约地方国有经济活力、效益的突出问题,广东实行“市场化+法治化”多措并举“处僵治困”,一方面要求出清“僵尸企业”,另一方面要求盘活存量资源。为防止被淘汰产能死灰复燃,广东省国资委在出台的国有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相关举措中,把“推进集团之间重组整合、省属企业内部结构调整以及国有企业横向联合、纵向整合和专业化重组”列为首要任务。


以“三煤一钢”等重点工业企业为支撑的河南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异常艰巨。千家“僵尸企业”牵一发而动全身,严重影响了市场体系的完善和市场作用的发挥,严重弱化企业生产经营和公平竞争环境,严重干扰宏观调控的质量和微观经济的活力。为彻底走出僵尸企业困扰,河南省以千家“僵尸企业”处置为标志发起国企改革“总攻战”,按照符合法律法规、符合市场化要求、符合企业实际的“三符合”原则大胆探索,最终全年全省共处置“僵尸企业”1124家,盘活资产185.3亿元,化解国企债务139.8亿元。


在2018年处僵治困取得实质性成效后,地方国企在面对2019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时,当更具底气和实力。改革攻坚重在绵绵发力,2019年势必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行到底。


3.强力度重实效国资监管体制加速转变


亮点:四川坚持放管结合,做好职能转变、出资人监督、服务企业“三篇文章”。


山东10个市级国资委已出台推进职能转变实施方案,13个市级国资委建立了监管权力清单。


观察:2018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推进国资国企改革”。以国资改革引领国企改革,为新时代国资国企改革指明任务与方向。2018全年,地方国资委不同程度上将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制定出资人监管权责清单融入国资国企改革全局。


有着“敢为天下先爱拼才会赢”改革基因的福建,占据着全国国有资产版图的东南一隅。尽管福建国有经济规模小、底子薄,福建省国资委不失时机抢抓新一轮国企改革机遇,将改革刀刃向内,以“管资本”为主梳理权责清单,在所出资企业年金方案审批、上市公司国有股权质押备案等方面进一步放权,取消、下放监管事项19项,监管事项调整至23项。


此外,取消、下放授权事项,制定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履职事项清单等内容被列入贵州、江苏、四川、山东等省份。其中,以授权经营为起点,贵州为突出国有资本监管重点,提升监管效能,2018年提出建立健全“十大监管机制”,在简政放权、激发企业活力的同时,加大违规责任追究力度,全年共否决经济预期效果差、市场前景不明朗或主业不突出的投资项目4个,涉及资金21亿元。


基层创新的宝贵之处就在于其举措的提出是基于本区域经济结构和所处阶段的特殊性,因此实践成果具有极强的示范性和指导性意义。以区域互动增强改革联动,2019年国资监管体制改革势必朝着提高服务质量、效率和水平等方向加速前进。


4.试体制、试机制、试模式两类公司试点升级扩围


亮点:新疆2019年改组成立一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组建一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着力打造千亿级产业集团。


黑龙江2019年拟从13个市(地)选择3-5户地方国有大型企业进行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


观察:从国资国企改革的系统性来看,国资监管部门权力放得下,还要确保授权企业能接得住,管得好。从这一角度来看,两类公司改革上接国资体制改革的完善,下接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化,处于国资国企改革的中心与枢纽地位,牵一发动全身。


2018年,无论是中央企业还是地方国企,两类公司试点已经呈现出鲜明的升级扩围趋势。截至2019年1月,全国范围内已经选择在21家中央企业和122家地方国有企业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在试体制、试机制、试模式等方面进行了探索实践。


上海是国内最早探索国资投资运营公司的区域之一。2018年,上海在试点基础上升级市场化方式加速资本流动,以上海国盛为平台推动发行上海国企ETF和上海改革ETF,“股权注入—资本运作—收益投资”运作模式基本成型。


改革需要先行者探路,亦不可缺后继者吸收经验再创新。2018年2月9日,浙江第一家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金为100亿元。组建该公司,就是要通过建立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运用市场化方式,来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营效率。


5.提速加力全面推进混改落地见效


亮点:深圳力争到2019年,商业类企业全部实现混改。


江西2018年混改率达到73.5%,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河南2019年重点在二、三级公司层面实施60个左右具有较强影响力竞争力的混改项目。


观察:2018年,混合所有制改革依然是地方国企追捧的热点议题。随着《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等一系列混改纲领性文件的出台,地方国企混改逐渐跳出“为混而混,一混就灵”思维误区,聚焦不同所有制之间的优势差异,更加注重机制层面的强强联合,从而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


在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浙江,国企与民企的高度融合为这片土地注入了强劲活力。混改,因此被提升至浙江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位置。浙江在混改实践中将混合所有制看作是一种有利于各类资本取长补短、共同发展的制度安排,既能够有效放大国有资本功能,也能够拓展民营企业等社会资本的发展空间。


着眼于此,浙江省在2018年12月7日牵头推动40个混改项目集中亮相,预计将引入社会资本超过400亿元。在项目集中发布后,“浙江省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发布平台”也正式启动,该平台将以浙江产权交易所为依托,旨在更好统筹全省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资源,建立权威信息发布渠道,推动全省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公开公正运行,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山西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推动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以股权转让形式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有重点地推进汾酒、建投集团全面混改,推动太重、太钢、中条山有色金属、大地、文旅、云时代等企业全面股份制改革,在混改的企业,稳步推动管理层和科技人员持股试点。针对股权转让中存在的“调门高、行动差,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等问题,山西省国资委表示,一定要彻底摒弃封闭理念,真正拿出一批有前景、能盈利、有潜力、可持续的优质项目。


6.问题导向探索创新锻造“双百行动”尖兵


亮点:江西结合国企改革“双百行动”,计划用两年左右时间推进100家左右子企业混改,力争到2020年实现省属企业混改率达到75%。


观察:国企深改行至下半场,任何单兵突击的改革手段已经难以取得实质性成果。在“1+34”政策体系搭建完成,十项改革试点形成模式、复制推广的基础上,2018年国资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号角的吹响则意在深入推进综合改革,打造一批改革尖兵。


在此前公布的“双百行动”企业名单中,32个省区市、兵团以及5个副省级城市的181家国有企业入围,其中广东、河南、江西、上海、天津等地入选企业数量相对较多。围绕“双百企业”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法人治理结构、市场经营机制、激励机制以及历史遗留问题方面实现突破,同时坚持党的领导的“五大突破、一个坚持”的改革目标,地方国资国企改革在双百行动号角声中掀起新一轮的改革热潮。


以辽宁省双百试点企业——沈阳机床为例,企业利用改革契机,利用国家降准新政推进实施新一轮债转股,洽谈引入国企结构调整基金、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推进沈机智能、沈机国际引入战略投资者,截至2018年末,市场化债转股一期67.51亿元资金全部到位。同时,通过重组整合优质资源,打造沈机智能、沈机国际和混合所有制双创三大产业集群,目前集团已经研发掌握多项世界级先进技术,经营实现稳中向好。


在入围“双百行动”试点企业数量较大的江西,2018年江西国资委共有江铜集团等7户企业纳入国企改革“双百行动”企业名单。坚持问题导向,鼓励探索创新,以更高要求、更严标准,扎实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市场化战略重组、员工持股改革试点、内部三项制度改革、完善市场化经营机制等各项改革任务,使得江西正在带动一批改革尖兵脱颖而出。


7.优结构塑体量持续重组强化协同


亮点:山东2018年推动国有资本向“十强”产业和基础设施集聚,港口、机场、汽车、铁路、文化旅游、医养健康等领域国有资本重组整合取得实质性进展。


河南提出力争经过3年—5年的努力,培育形成2—3家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的企业集团、8—10家国内实力领先的企业集团。


四川提出力争在每个细分领域打造1—2个行业小巨人、单项冠军。


观察:事实上,在区域经济版图上,国有资本布局经过一个阶段的优化调整,逐步向优势产业集聚,但仍存在分布过宽、主业不集中、核心竞争能力不强等问题,始终制约地方国有经济的控制力、影响力、带动力的进一步增强。坚持推动国有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势必需要国有资本向战略性关键性领域、优势产业集聚。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地方国有资本重组整合力度持续增强。


煤炭大省山西的绿色能源转型步伐,正不断加快。2018年初,山西国资委与23户山西省属企业签订了转型发展目标责任书,以考核为指挥棒将把更多资源配置到发展新产业和新动能方面,力争经过三年努力,实现煤与非煤产业“结构反转”。


优化资本布局强调结构调整,更要注重体量重塑。以湖南为例,2018年,湖南省国资委严格按照主业归核、资产归集、产业归位的要求,大力推动省属国有资本布局结构调整与企业重组整合,已完成国资公司、交水建集团、担保集团、现代农业控股集团等企业的重组整合,省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从36户整合至29户。


8.筑牢底线打好风险防控攻坚战


亮点:山东提出资产负债率和带息负债规模双重管控,2019年省属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比2018年末降低1个百分点。


观察: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国有企业打赢三大攻坚战的重中之重。为控负债切实压制国企“负债冲动”,国务院国资委2018年严格制定央企分行业资产负债率警戒线,提出国企平均资产负债率到2020年末比2017年末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


风险防控压力层层传导,各级地方国资委将筑牢“防火墙”摆在了全年改革的重要位置。对照中央企业降杠杆重任,2018年,广东省国资委也提出了降低国有企业负债率的目标:到2020年底,准公共性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的上升要得到有效控制,竞争性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要下降2个百分点以上,带息负债占负债总额比率控制在合理水平(即控制在行业警戒线以内)。


四川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摆在更加重要和突出的位置,作为一项底线任务来抓,认真梳理排查各类风险点,提前准备、有效防范,确保不发生重大风险。此外,从2019年起,四川省国资委将在全系统开展风险清理排查,启动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进一步夯实企业持续健康发展基础。


随着国际化经营持续开展,国企境外资产安全越发引起重视。为确保境外资产安全可控、有效运营,江苏省国资委2018年首次开展境外企业抽查审计,这是完善国资监管方式的制度创新,更是强化境外资产监管的有益探索。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