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霁雪:突出首批项目的示范性 光伏风电快速降价对光热发电是利好
发布者:wwh |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689查看 | 2019-01-03 13:58:17    

CSPPLAZA光热发电网讯:12月27日,在由CSPPLAZA光热发电平台、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敦煌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9年中国光热发电市场形势与应对策略峰会暨CSPPLAZA2019新年汇上,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就2018年中国光热示范项目的开发情况作了主题发言。


他在发言中指出,在首批示范项目推进与实施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包括土地、技术及融资等多种困难,而在此前中国并没有大规模、一次性、多条路线同时铺开发展太阳能热发电项目的前提下,首批示范项目在2018年底建成200MW,其实是非常了不起的。


王霁雪强调,首批示范项目应该突出其示范性,对这些项目启动验收工作,将对后续项目启航奠定基础。另外,我们将来要推动可再生能源补贴问题的解决,帮助太阳能热发电实现更好的发展。


微信图片_20190103140059.jpg

图:王霁雪


更多精彩内容,请阅读下面刊出的王霁雪的发言全文(注:本文根据速记和录音资料整理,未经嘉宾本人审阅,可能存在纰漏,仅供参考):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感谢主办方的邀请,借此机会,我想把我们所做的工作以及对示范项目的一些想法向大家作一个简单的汇报。


首先,就目前的形势而言,示范项目的建设情况可能低于当时大家对于太阳能热发电项目的预期,今年年底能够建成几个,大家心里都有数。我认为,我们应该关注当时推动20个示范项目的初心到底是什么。我们都知道,此前中国并没有大规模、一次性、多条路线同时铺开发展太阳能热发电项目,我们冠以“示范”两个字,就是希望其有一定的实验和创新性质。所以,当我们看到首批20个太阳能光热示范项目时,除了一些传统的技术路线,还有一些技术理念在全球并不多见,并且是首创的,其中包括二次反射技术、固态储热等,这里面涵盖了很多创新的想法。


光热发电技术是多种科学的集成,面临如此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我们需要工匠精神,才能有所突破。就太阳能热发电产业而言,我们将所有优质的产品集合在一起,对国家的产业链条将形成良好的支撑。当然,在经历过多方面的考量之后,最后终于在2016年推出了首批20个示范项目的名单。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对太阳能热发电是本着创新发展以及容错发展的态度,否则很多新技术不一定能够被列入1.349GW的名单中。


当然,在示范项目实施过程当中,我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包括土地、技术及融资等。但是,我想拿另外一个行业——海上风电做比喻,海上风电和光热发电在起步之初都是类似的,即投资体量非常大、技术比较复杂,技术上的风险也比较高、各种环节的串联性强。如果在座的专家留意一下北欧近几年海上风电项目的发展,我们会发现,它与光热发电有类似之处,一个环节出问题将带来整个链条的中断,并直接影响最后的发展结果。


到目前为止,海上风电经过了多年的耕耘和努力,终于开始努力往前冲。海上风电于2005、2006年开始起步,到了2017年、2018年的时候,因为受到价格等各个方面的压力和影响,大家开始加紧速度往前干。我想这个是有点类似的,同时我们可以得到另外一个概念,事情最后还是能做出来的。


所以,首批示范项目在2018年底建成200MW,应该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其次,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如何发展。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活动非常多,缅怀邓小平的各种文章也非常多。其中有一个非常精辟的论断,我们在78年之后,对历史做一个总结,是为了更好地甩开手脚向前发展。所以按照这样的逻辑,我们正在尽量地开展示范项目,不管我们建成了多少,比例是多少,要按照国家的有关要求,对截止2018年12月31日投运、并网发电的项目尽早实现其示范性的效果,这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我们只有把能做的事情原原本本地交代上去了,才能成为下一步发展的基础。


此前,我们陆续在青海、甘肃等地,在当地发改委和能源局的组织之下,陆续对进展比较快的几个项目启动了验收工作,并将这项工作作为后续项目启航的基础。当然我们在进行沟通的时候,也说得非常清楚,这种验收或者评估工作,更侧重于我们是否完成了建设任务,而不是像传统的竣工验收,我们应该突出示范性。(光热发电是否能够如期在电力系统中承担相应的重任,这是我们主要考虑的,也是太阳能热发电存在的意义)。


上周,我们有同事参与中广核德令哈项目试运行,结果它基本上达到了和火电相同的水平。对此,我们也提了一些方案和建议,希望后续运行可以更好,如果能够做得更好,这将对后续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第三,我想谈谈关于光热发电未来的发展。如果从2018年底对首批示范项目开始验收,而且能够达到比较好的效果,我们将考虑项目未来的发展,而其发展模式大致可以分为:示范项目、集成开发、融合发展及走出去等模式。2019年2月,有关阿盟的重要会议将在中国召开,中东、北非等地区都是发展光热发电的重要地区。当前,中阿、中非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为“走出去”提供较好的基础。当然,我们要做好这件事情还是要先立足国内。


就国内形势而言,截止2018年底,可再生能源有高额的补贴资金缺口(这应该也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发展?我也想在这里跟大家谈谈我个人的观点。其实无论是风电还是光伏,他们的快速降价甚至是平价、低价,对太阳能热发电而言是一种利好。一方面,新上的光伏、风电尽量退出补贴甚至反补贴,在这种情况下,才能给其它行业(新增的先进的技术)把补贴通路让出来;另一方面,如果其它能源行业的补贴值已经非常低,经济性非常强,如果将他们和太阳能热发电融合发展,也会体现出经济性。


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发展,应该有先有后,各有侧重,这样才能取得融合发展的效果。现在大家共同面对的困难,还是补贴专项的问题。只要这个问题一定程度地解决,存量问题可以解决,增量可以不用补贴,对于像太阳能热发电或海上风电未来的发展前景,也都可以预期。所以,我们将来重点考虑的是要推动一些补贴问题的解决。


以上是我们对太阳能热发电方式的一些考虑,我们也真诚希望在2019年年内、最晚到2020年能够对于太阳能热发电后续的发展方式、路线、规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规划。这样,我们就能够有一个更加准确的目标,也能使地方或者企业都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能够看得更清楚,做得更好。


当然,刚才各位老师发言的时候我也在想,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曾经有人提出“井冈山的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最后历史发展证明,这一问题关键在于是否选择了一个正确的道路以及是否拥有坚定的信念。与此同时,最近有一首歌比较流行,其实就是四个字:干就完了。谢谢大家!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