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批特高压工程来袭,将改变什么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 0评论 | 655查看 | 2018-09-08 10:24:00    
  还记得2017年9月,刘振亚在一次能源论坛上表达过“明年几乎无特高压工程可干”吗?

  2018年已过大半,刘振亚当时的担心现在看起来是多虑了。3月16日,蒙西—晋中特高压1000千伏交流工程获得正式核准。近日,国家能源局释放了更进一步的信号,12条特高压线路的时间表已提上议程。

  2018年9月3日,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国能发电力〔2018〕70号。

  《通知》指出,为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发挥重点电网工程在优化投资结构、清洁能源消纳、电力精准扶贫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加快推进青海至河南特高压直流、白鹤滩至江苏、白鹤滩至浙江特高压直流等9项重点输变电工程建设,合计输电能力5700万千瓦。

  重点工程计划主要项目涉及西北、西南清洁能源外送至江苏、浙江等负荷中心,核准开工时间集中在年内及2019年,可谓时间紧迫。

  这可能会令人联想到上一轮12条特高压通道的核准。

  当时的背景是国务院在2013年9月印发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针对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的环保情况提出了要求。而后在2014年5月,国家能源局就推出了《关于加快推进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12条重点输电通道建设的通知》,一度打破特高压备受争议的僵局。2017年12月27日,该批通道全部竣工。

  同样是12条特高压通道,这一次推出的原因是什么?对于电网互联的格局,又会带来什么变化?

  用电增长超预期,加快跨区工程缓解

  业内人士认为,除了西部省区仍然存在消纳清洁能源的压力,在继续化解煤电过剩产能,严格控制煤电发展的要求下,用电大省火电装机建设放缓,用电负荷增长却快于预期,部分省份缺电形势明显,因此有赖于加快跨省区输变电重点工程建设来进一步缓解供需矛盾。

  早前国家能源局曾发布《2021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的通知》,虽然指标体系显示,17省煤电装机冗余,8省份投资回报低,但河北冀南、华中各省(包括湖北、湖南、江西等)、华东各省区(包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地2021年煤电装机充裕度预警指标都是绿色的。

  而炎夏以来的缺电形势也不容小视。以河北南网为例,自6月18日以来,河北南网供电区域气温上升明显,空调制冷负荷大幅增长,全网进入今夏第一波大负荷期,高峰负荷6次突破3000万千瓦,空调制冷负荷达到650万千瓦。预测夏季最大负荷需求约为4000万千瓦、同比增长8.7%,缺口在600万千瓦以上,较去年扩大200万千瓦以上。为保障本轮用电高峰期间的电力供应,国网河北电力积极向山西、山东、京津唐等电网争取外电支援,最大限度保证企业居民用电需求。

  四川攀西断面受限将扫除障碍

  雅中直流的外送方案也终于尘埃落定。

  《通知》中提到,雅中至江西特高压直流工程已经明确,即建设一条±800千伏的特高压直流,落点江西南昌,设计能力为800万千瓦。与此同时,配套建设南昌—武汉、南昌—长沙特高压交流工程。预计核准开工时间为2018年第四季度。

  与此前受到争议的方案比,雅中直流落点江西虽然未有变化,不过设计输电能力从1000万千瓦缩减为800万千瓦。而国家电网既定构想中的“华中环网”,也开始跃出纸面。

  eo曾在《透视雅砻江中游外送难题》(回顾:透视雅砻江中游外送难题(一)透视雅砻江中游外送难题(二))一文中,分析过雅中直流遇到分歧的核心之一,是如何定位雅中直流,是雅砻江中游几个配套电站的“打捆送电”,还是以四川富余的存量水电的外送为主,抑或是风光水打捆外送。

  雅中直流定位的本质,主要是配套电源的定位问题。到底如何定位,一方面可能会影响受端省份对于配套电源稳定性的接受程度,另一方面则会决定送端省份到底是以“点对网”还是“网对网”的模式进行外送。

  如果是以四川富余的存量水电(或是风光水打捆)外送为主,即以集群水电作为电源,“点对网”的外送方式显然并不适合送端省份。但是对于受端省份江西而言,“余电外送”会令其从直观上担忧电源的稳定性,受端更倾向于接收电源明确的“点对网”外送的水电。

  但如果是几个明确配套电源的送电,这又与雅砻江水电对于中游开发的规划设计存在冲突。原国家电力部规划司司长王信茂对此做过一个解释,雅砻江中游、大渡河电站,规模适中,距离负荷中心比较近,以满足四川自用为主,富余电力再送往华东、华中等地区消纳。

  而且雅砻江中游的龙头水库两河口水电站,由于具有多年调节能力,可以增加下游水电站在枯水期的出力水平,将优先优化当地电网的丰枯差,并不太可能实行直接外送。事实上,据eo了解,四川省政府层面也在争取从雅中直流(也被称为“第四通道”)开始,采用“网对网”的方式进行外送。

  不过在《通知》中,暂未对雅中直流工程的配套电源有所明确,具体还需要等待最终核准文件的准确说法。

  与此同时,雅中直流外送工程的确定,对于打破四川省内攀西断面受限问题将起到重要作用。

  据eo了解,四川省内电源与负荷中心处于逆向分布的格局,水资源分布在西部,负荷中心却在北部,因而省内输电网络的建设对于缓解省内部分的“弃水”至关重要。不过由于外送路线始终未能明确,四川省内500千伏的输电线路处于停滞状态,因此也造成了断面受限,川西水电难以送到川东负荷地带。此番雅中直流路线的敲定,将为攀西断面受限的问题扫除一定的障碍。

  华中环网轮廓已清晰

  值得关注的,国家电网关于“华中环网”的构想,也将在本次九大输变电工程(及其配套工程)竣工之后基本形成。

  在本次12条加快推进的特高压工程中,除了5条直流和一条张北—雄安的交流外,其余六条交流特高压工程,即驻马店—南阳、驻马店—武汉、南昌—武汉、南昌—长沙、南阳—荆门—长沙1000千伏双回流,将构成完整的“日”字形“华中环网”。

  华中环网若建成,一方面将提高受端电网的安全稳定水平,避免华中在接入多回直流后,出现“强直弱交”的局面;另一方面,外来电将有机会在“华中环网”内部,即华中东四省(河南、湖北、湖南、江西)内部实现资源的配置。

  江西作为受端省份全年用电量小,能否消化一条直流特高压送电量曾受到质疑。根据江西能源局公布的数据,2017年江西全社会用电量1293.98亿千瓦时,比上年增长9.43%。此次雅中直流输送能力从1000千瓦降到800万千瓦,将降低受端的消化压力,从投产时间上看晚于最初计划的2020年,也能为受端省份的电量增长腾出更多时间。而且华中环网建成后,雅中的水电还可以卖到湖南与湖北。“如果一个省消化不了,可以考虑联合购电。”有业内人士指出,通道建成之后,购电形式的选择可以多样化。

  在《透视雅砻江中游外送难题》(回顾:透视雅砻江中游外送难题(一)透视雅砻江中游外送难题(二))一文中,eo也曾指出雅中直流的落点在明确江西之外,还将新增第二个受端——湖南。据eo了解,同时落点江西和湖南两省是前段时间有考虑过的方案,不过最终没有获得采纳。

  国网与南网第二个互联通道

  闽粤联网工程也在此次《通知》之内,建设方案为直流背靠背,输电能力200万千瓦,功能定位是:加强国家电网与南方电网之间的电气联系,实现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互补余缺、互为备用和紧急事故支援。

  闽粤联网是国家电网与南方电网之间的第二条互联通道。第一条是2002年4月动工、2004年6月投运的三广(三峡—广东,±5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实现了华中电网与南方电网的互联,这也是“十五”期间提出的向广东新增送电一千万千瓦战略的一部分。

  在对于电网稳定性的影响方面,有业内人士指出,“闽粤背靠背的建设,主要是送电,互为备用,不会改变两网的稳定水平。”

  据eo了解,至少从“七五”开始,有关推进福建和广东电网互联的设想就已经展开讨论。不过一直未有结果。2009年6月,广东省常务副省长黄云龙与福建省副省长叶双瑜对于闽粤联网,“形成了广泛的共识。”

  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撰文回忆西电东送工程时,也曾提到自己对闽粤联网工程的态度:“这个设想我是非常赞成的,广东、福建两个沿海省份经济发展迅速,居然电网是分割的。但是后来由于电力体制改革,福建电网归属国网公司,而广东电网归属南方电网,有了这两个不同的婆婆,广东与福建联网的设想就被搁置起来。”

  张国宝还提到,“此外对于广东、福建电网联网福建省是很积极的,但广东省由于仍想着在自己省内建设发电厂,对两省联网不太积极,直至今天也未能实施,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不过从现在开始,这一遗憾将不会再持续。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