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年中或可明确后续光热示范项目的实施路线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814查看 | 2018-06-27 14:22:00    
  CSPPLAZA光热发电网报道:“(光热发电后续示范项目)需要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外围环境、天时地利人和具备的时候来启动这件事,今年下半年到年底,这半年主要用于筹备,争取在明年年中之前有一定的实施路线图出来,到时候还希望能够得到包括地方政府、主要企业、研究机构继续的支持。”2018年6月20~22日,第五届中国国际光热电站大会暨CSPPLAZA年会2018(CPC2018)在北京召开,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出席大会并作主题演讲时如是表示。

  在本次演讲中,王霁雪以全球化的眼光,立足国内光热发电行业发展环境,总结分析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建设的经验与远期规划。

  在谈到示范项目建设经验时,王霁雪指出建立说话算数的机制是对大家的共同保障。他表示,说话算数不仅是针对开发投资企业,包括企业整个产业链、给企业提供支持环境、支持条件和支持政策的地方政府,还有利益相关方,都要有说话算数的机制。如果无法建立讲信用的机制,后续太阳能热发电产业将很难继续得到各方面的支持。

  此外,类比光伏政策趋紧的现状,王霁雪建议,光热发电要增加行业透明度,行业内部不能自说自话,应该使行业外部了解不断趋好的发展状况,做到跳出光热来看光热,跳出能源行业来看能源。


  同时,类比光伏发电领跑者基地项目申报,王霁雪认为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必要的数量保证是应该的。如果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项目、一家企业之上并不现实,但是必要的数量机会怎么考虑、怎么研究以及用什么程序授予,如何实现公平高效的结果是值得研究的。

  基于首批示范项目当前的一些变化,王霁雪认为,太阳能热发电项目从筹备组织再到建设,历时周期比较长,如果在最近一次太阳能热发电政策调整文件明确的首批示范项目截止时间之后,也就是2020年12月31日之后再考虑后续的项目可能会比较困难,因此后续项目应提前筹备,必须要考虑一些创新机制和创新方法来推动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建设。针对如今行业面临的发展环境,光热发电行业只有群策群力才能在未来两到三年迎来新一拨建设机遇。

更多精彩内容,请阅读下面刊出的王霁雪的演讲全文(注:本文根据速记和录音资料整理,文章内容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仅供参考):

  我主要是从我们的看法上,尤其是大家关注的中国太阳能热发电由何处来向何处去的问题,结合当前的形势做一点点分析,真正能不能实现或者是建设到什么程度,主要还是依靠大家、靠光热界的同仁。

  简单分几个部分,就是现在特别流行的崔永元的小品来说“昨天、今天和明天”,第一是关于太阳能热发电到现在这批示范项目从历史上走过来,为什么这么走,能够给现在和将来一点启示,一点历史的温度。

  如果做一个传统行业,哪怕是第一产业,做农业和果蔬主要靠积温来知道这一年的产量如何,太阳能热发电某种程度上也可以从这个角度进行考虑,包括美国和欧洲的市场,都是太阳能热发电行业最早起来的地方,尤其是美国的一些项目,还有十余年前西班牙的很多项目,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时起来了一批太阳能热发电的项目,到现在这些国家市场是怎样的情况呢?市场的变化和产业界的变化能不能给中国太阳能热发电市场有一点点启示。我想这个是我们首要需要考虑的。

  美国最早的一些槽式电站、几个创记录的塔式电站和西班牙在一定时间窗口之内建立起来的这么多项目,确实要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如果中国太阳能热发电产业也是走这样的爆发增长,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踩踩刹车的路程的话,想来对产业发展信心肯定还是有所影响的。

  转过来看我们中国,做光热产业很多年的同志们也很清楚,2010、2011年左右国家组织了第一个太阳能热发电特许权项目,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个原因现在来看也是多方面的,有自己从建设条件、建设储备,也包括政策边界和企业决策,多个维度共同造成这个项目没有顺利的完工。反过来考虑,如果当时第一个太阳能热发电示范特许权项目很成功走下来了,现在产业又是怎样的呢?毕竟大家也可以很清楚从2010到如今,其中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无论从国际环境还是从国内产业政策、金融环境、各方面管理的松紧度上都比较好,曾经有过历史的机遇。

  虽然一个项目没有成功,但是还是用了各种办法组织国内最好的专家、一流的专家和机构推动第一批示范项目,也正是由于有了第一个特许权项目没有最终建成的经验,所以这批示范项目中有以下的几个工作,是从我们的角度来讲一定要考虑建立的,也是从即有经验来说:

  第一、建立说话算数的机制是对大家的共同保障。说话算数不仅是针对对开发投资企业,也包括企业整个产业链,还包括给企业提供支持环境、支持条件和支持政策的地方政府,还有利益相关方,都要有说话算数的机制。如果只是为了拿一个项目,最后完全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把国家给的很好的机会和示范机会浪费掉,影响了产业、影响到了企业、地方甚至是自己,是不是要有一些说法,不一定是说退出机制,说话算数和讲信用的机制在后续太阳能热发电产业中应该是一定要建立起来的,如果不建立起来产业很难继续得到各方面的支持。

  第二、行业必要的透明度也要建立起来,大家也很清楚太阳能热发电本身产业链长、技术复杂性很高,很多是高度耦合的技术类型,怎么保证对产业投入很多的企业能够在产业发展当中获得自己应该有的利益呢?

  我觉得这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要尊重企业对于创新、对于自己投入的认可度,应该让他在这方面得到他应得的,反过来必要的透明度也要有。在座都是做光热或者是从其他产业转过来的,因为和光热部分生产环节很相近,但是也要考虑到如果只是一个行业自说自话的情况下,也很难得到整个外围环境对我们的认可,我们也要跳出光热来看光热,同时也要跳出能源行业来看能源。

  比如说在今年6月1日关于光伏政策是明显趋严的,很多舆论反而有很多想象不到的说法,很多舆论口径第一说太阳能行业本来就是高能耗行业,自己发的电还不如做设备的多;另外包括光伏环保问题也提了非常多,还有说的比较多的一点是靠补贴生存的行业就应该让政府把它管起来。

  某种程度上讲光伏行业十年内主要设备光伏组件的价格下降了90%,以前十块钱的东西现在只卖一块钱,而且一块钱获得的质量还比之前更好了。即使在这样环境下,如果只是行业里自己很清楚,但外面不清楚的话也是很困难的,所以要建立行业透明度是非常必要的。

  第三、从第一个特许权项目没有成功的例子中分析,对于示范项目必要的数量保证是应该的。如果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项目、一家企业之上,显然也是不太现实的,只是必要的数量保证到什么程度、技术路线保证到什么程度,这是作为政策的研究方和行业技术管理角度需要考虑的。

  我们也可以拿大家关注的光伏领跑者基地、技术领跑基地作比较,这也是非常明确的提出,在同一基地能有几个项目,每个项目作为一个企业投资主体拥有一定的技术路线,怎么去申报?非常明确的,一个企业一个技术路线在一个技术领跑基地中只能报一个项目,同一个技术路线众多个项目中不允许超过三次,最多两次。一方面要保障技术的多元化、另一方面还要保留一定竞争的力度,这是基于在其他产业已经有充足的技术储备和经验基础之上。对于太阳能热发电基本的理论是必要的数量机会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必要的数量机会怎么考虑、怎么研究以及用什么程序授予,这都是值得研究的,达到很公平,效率又非常高的结果,毕竟太阳能热发电作为一个产业如果继续这样整下去,也不是大家所共同希望看到的。

  这是作为太阳能热发电项目之前的考虑,对现在的这批项目整体进度和数量大家也很清楚,也不用整天重新的表述,到底有多少。整体上也就是到今年年底争取四分之一、明年年底争取50%,大概就是这样,行业内的专家也都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了一些努力,从去年的上半年开始在国家能源局组织做的调研中,给提出来的报告也一直在变化,因为太阳能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